第0114章 女人悲凉(求鲜花!)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114章 女人悲凉(求鲜花!)

风平浪静了几天,陈六合依旧过着无所事事混吃等死的日子,每天除了送沈清舞上学,就是窝在办公室里呼呼大睡。 当然,跟秦若涵这娘们打打嘴炮也是每日必行的事情,反正陈六合感觉,秦若涵似乎被自己调教的越来越彪悍了,脸皮也越来越厚。 值得一提的是,她这几天变得有些小忙,人际关系也比以前广了许多,自从那晚商业聚会后,她就常常收到一些商会会员的邀请,经常要出去参加什么饭局之类的,多少也算得上是风生水起吧。 黄百万的小日子过的也挺不错,就像是人生找到了目标,每天都是精气神俱佳,经过这么多天的相处,他跟猫眼几个狠角色的关系也处的不错。 能让猫眼等人喊他一声黄哥,也足以见得黄百万有自己的人格魅力。 这天晚上,陈六合跟苏小白两人坐在会所二楼的酒吧消遣,两人找了个雅座,上的是最好的洋酒,反正陈六合一点也不心疼,因为喝惯了霸王酒的他压根就不用给钱。 “六哥,你让我查的事情我查到了,呵呵,以前真没看出来,六哥你还好这一口,口味挺重啊。”干了一杯酒,苏小白一脸暧昧的对陈六合说道。 陈六合没好气的在他脑袋上拍了一下,笑道:“查到了就说出来听听,屁话这么多。” 苏小白嘿嘿直笑:“六哥,不过还真别说,王金戈那个娘们真特么是个妖精,虽然我没见过她真人吧,可就光看几张相片,就能感觉到一股子妖媚气。” 见陈六合抬腿作势要踹,苏小白才连忙说道:“如果不是特意去调查的话,你绝对想不到这娘们的故事,绝对算得上是一个悲情人物。” 陈六合来了兴趣,道:“如果你再不直奔主题的话,或许等下我可以帮你叫辆救护车。” 苏小白缩了缩脖子,话音一转,不敢再吊口味,说道:“王金戈,王家人,先说王家吧,这个王家可也不简单,要是放到十年前,绝对是杭城的一个大族了,在商业上的高度很辉煌,曾经有人估值,王家的资产至少在三十亿往上,称得上当时的一个名望豪门。” 顿了顿,苏小白道:“不过很可惜,十年前因为惹到了不该惹的人,又错误的做出了一个有关生死存亡的抉择问题,让王家这艘商业巨舰,一夜之间沉入海底,从此开始没落,甚至是衰败,而那些曾经是王家对头的人,自然是痛打落水狗,让王家一度悲惨,差点点门庭被灭。” 陈六合并不讶然的点点头,轻笑道:“然后王家人为了寻求庇护,就把王金戈这个女人双手送到了乔家的面前,并且王金戈的美色也成功进入了乔家的法眼,所以王金戈就成为了乔家的女人,王家才得以苟且偷生?” “差不多可以算得上是这样,不过这里面的一些曲折,六哥你肯定猜不到。”苏小白淡淡说道:“如果仅仅是王金戈嫁入乔家,这无论是对王家还是对王金戈来说,或许都不会是件坏事吧?入豪门当阔太,这不正是所有娘们梦寐以求的事情吗?” 不等陈六合询问,苏小白就立即说道:“问题的关键就在于,王金戈嫁的是乔家老爷子最小的儿子,一个天生痴傻的废人。” 陈六合抬了抬眼皮,嘴角含笑道:“还有呢?” 苏小白卖了个关子:“这难道还不足以让王金戈满怀怨气痛恨乔家吗?这相当于毁了她的一生。” 陈六合很笃定的摇摇头:“王金戈这种女人看上去是高贵优雅、高不可攀,其实骨子里是极度自卑的,她知道王家的处境,也知道乔家的超然,既然入了乔家,她就不会满肚子怨气,即便是服侍一个傻子,也只会认命,如果不是乔家让她悲到极致,她不可能对乔家怨气冲天,她自卑,所以她没资本,也没胆气!” “她很清楚,和乔家翻脸,倒霉的不仅仅是自己,还有她身后的整个王家!”陈六合说道。 苏小白一点都没被陈六合的超强推理给震住,如果他六哥没这点本事,才真正奇怪了,他耸耸肩道:“如果王家从始至终都没把王金戈当人看呢?仅仅是把她当做一件还有利用价值的商品。” “这也不成立,那娘们是个理智大于感性的人,即便她再恨自己的家族,也不可能亲手葬送自己的家族。”陈六合说道。 苏小白失笑一声:“六哥,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这么无趣?让我有点成就感就这么困难吗?” 陈六合瞥了他一眼,扬起酒杯,喝了口,笑道:“王金戈这个女人最大的特点就是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处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该干什么,又绝对不能干什么,就算是怨气滔天,也仅仅只是放在心里。” “如果我所料不错,她在嫁入乔家的五年时间里,不曾做过一件对不起乔家的事情,甚至连挑衅都不敢有!”陈六合肯定道。 如果陈六合的这些话被王金戈听到,她一定会惊恐的不敢置信,这真的是一个仅仅跟她见过几回面的男人吗?怎么可能对她的了解如此一针见血,甚至把她的心里动态都捕捉得如此精细。 她一定会觉得陈六合如魔鬼一样恐怖! 连苏小白都忍不住对陈六合竖起了一个大拇指,他叹道:“六哥,我怀疑你是不是在让我去调查王金戈的同时,还让别人也去调查了?” “废话少说。”陈六合笑骂了一句,如果他这点敏锐度、这点眼力劲都没有,那他这些年可就真算白活了,也不可能在京城那潭充满了尔虞我诈的浑浊深水中,活到现在,恐怕早就被人玩的连渣渣不剩。 “跟你推断的一样,上诉的那些,都不是能让王金戈痛恨乔家的关键,真要说起来,这特么就是一件人神共愤的孽债了,乔家这个披着光鲜外衣的大族,尽养了一些猪狗不如的畜生。” 说道这里,苏小白都有些愤懑起来,他道:“这就关乎到乔家内部不为人知的丑事了,我也费了不少的心思才搞到的情报。” 苏小白嘴角挂着鄙夷的冷笑:“在王金戈嫁入乔家的第二年,乔家老三,一个只知道花天酒地吃喝嫖赌的大纨绔,曾闯进王金戈的房里,意图强-奸王金戈,至于最后成没成事,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这样的事情在五年内,发生过至少不下五次!” “哦?”陈六合脸上的笑容浓郁了起来,较有兴趣:“这倒是有些出人意料了,乔家还有这样的畜生?” 苏小白冷笑更甚:“六哥,你绝对想不到,乔家不光有这样的畜生,而且还不止一个,据我所知,乔老爷子的长孙,也就是目前乔家第三代的顺位第一人,乔云起,对王金戈无比迷恋,曾放出豪言,非王金戈不娶。” “这件事情虽然没被传出来,也没人敢传的沸沸扬扬,但我知道,乔家老爷子当时被气得在医院住了半个月。”苏小白道。 陈六合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玩味了,他道:“啧啧,这还真是造孽啊,一个女人,竟让乔家变得如此丑陋,也不怪王金戈提及乔家的时候就是怨气冲天,恨不得乔家被满门抄斩一样!” “谁说不是呢?王金戈这个女人倒是真悲怜,嫁入一个那样的家族,不敢想象五年来都活在一个什么样的恐怖环境下,至今没疯,已经算她意志不错。”苏小白耸耸肩说道。 “我的猜测没错,她比我想象中的更有意思了一些。”陈六合眼神中的意味难以琢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顿了顿,他又道:“乔家老爷子应该对王金戈起过杀心,这样一个搅乱乔家门风的女人,活到现在算是奇迹。” “自然,不过这件事情到最后也是不了了之了,王金戈也曾提出过要离开乔家,但乔云起说过一句话,王金戈这辈子生是乔家人死是乔家鬼,只要王金戈敢脱离乔家,就让王家死满门!”苏小白道。 “呵呵,还真是一个上天无路、下地无门的囚笼啊,处在一个这样绝望无助的环境里,还能活到现在,倒是让我有些佩服那娘们了。”陈六合说道。 苏小白帮陈六合倒了杯酒,他轻笑道:“六哥,真想入乔家这个局啊?王金戈这个女人美是够美,说一声现代版的妲己也不为过,不过红颜多祸水啊,这种娘们,常常跟麻烦一起出现。” 陈六合轻描淡写的说道:“你不觉的这样才更有意思吗?不足以称为祸水的女人便是庸脂俗粉,要之何用?” 苏小白无所谓的笑笑,道:“反正六哥喜欢就成,不过想要染指王金戈,就必须过了乔家这关,跟虎口抢食没什么区别,我现在倒是很期待六哥跟乔家的碰撞,也不晓得乔家能顶得住几个回合?” 靠在沙发上,陈六合打趣的笑道:“我们两的心里都清楚,乔家不是什么阿猫阿狗,不说什么豪族,至少也是强族,底蕴和资源都不必多说,真要碰起来,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谁输谁赢不一定。”

下一篇   第0115章 小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