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3章 游戏开始!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113章 游戏开始!

乔家人找过陈六合? 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王金戈娇躯一震,她美眸圆睁的看着陈六合,旋即冷笑道:“乔家的人既然找过你,你还能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看来你还真有一点本事!” 陈六合嗤笑一声:“乔家很厉害吗?”他脸上有着一种发自内心的不屑。 顿了顿,他满脸戏虐的接着道:“你不会想到,乔家人找我竟然不是为了要对我打击报复,而仅仅是为了给我带来一个警告。” 说到这,陈六合看着王金戈,笑道:“你猜猜是什么警告?” 王金戈皱着眉头,不明所以,陈六合自问自答:“他们让我别对你产生一丝兴趣,否则,就会让我万劫不复。” 闻言,王金戈的表情并没有变得多么自得,反倒是无比复杂,有愤怒,有屈辱,有自嘲,仿佛乔家对她的这种重视,对于她来说并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只会让她感受到满心的愤恼。 陈六合观察着王金戈的表情,他笑了起来:“看来你和王家之间的故事很精彩,做为一个女人,得到夫家的这种重视,你应该高兴才对,可你并没有!” 王金戈冷笑:“我的事与你无关!” 陈六合耸耸肩,王金戈继续道:“我现在能肯定你就是个疯子,我很好奇,你是不知道乔家的能量,还是真的一点都不怕死?在乔家警告了你的情况下,你还敢对我这么放肆,你就不怕哪一天的晚上,就被人套上麻袋沉到了西湖底吗?” “是吗?真到那时,被套在麻袋里的人是不是还有你?到时候我们两做对黄泉鸳鸯,倒也不失于一桩美事。”陈六合玩世不恭的说道。 “有病!”王金戈憋了半天,才骂出了两个软绵绵的字眼。 陈六合上下打量王金戈,这个女人浑身上下的美态,让人怎么看都不觉得够:“你这娘们美则够美,但就是有些可惜了,再怎么美丽,都已嫁为人妻,无论你在外面多么优雅端庄、温婉高贵,都改变不了你已经被某个男人骑了成千上万次的事实,难免有些让人索然无趣。” “你简直就是个混蛋!”王金戈怒急,随后,她冷冷道:“既然我让你这么不齿和瞧不上眼,就请你以后再也不要来招惹我,有多远给我滚多远,我脏与不脏,就算我被万人骑,也跟你都没有任何关系!” 陈六合轻笑说道:“但我这个人就是贱骨头,我讨厌别人威胁我,更看不惯乔家那种颐指气使执掌一切的丑陋作态。” 顿了顿,他看着王金戈,继续道:“其实我对你本来并不感兴趣,起码还没有把你压在床上的那种冲动,但乔家的警告,成功让我对你有了一丝兴趣,既然他们怕我动你,那我就动给他们看看?” 被陈六合那莫名的眼神注视着,王金戈心中一颤,下意识后退了一步,她愠怒不已,道:“陈六合,我不管你是疯子还是傻子,但请你记住,警告你的是乔家人,不是我!这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你要真有本事,看不惯乔家的话可以放把火把乔家老宅都烧个一干二净,可以把他们全部杀光,但你凭什么把气撒在我的头上?我再跟你说一遍,乔家是乔家,我是我!” 陈六合笑意盎然,啧啧称奇的摇着头:“好重的怨气,每次提起乔家的时候,你的眼中总是会多出一种无法抑制的仇恨,我真的很好奇,乔家到底把你怎么了?能让你一边顶着乔家女人的头衔,一边对他们痛恨欲绝?” “我的事,与你无关!”王金戈再次强调!那生气的模样别有一翻韵味,巍峨的双峰在剧烈起伏着,晃人眼球。 “怎么会与你无关?”陈六合淡淡道:“自从乔家找上我的那一刻开始,这个游戏我就已经决定要参与了,既然导火线是你,那么彩头自然也得是你,你现在就是不玩也得玩,玩也得玩!你并没有选择的权力!” 王金戈惊怒的看着陈六合,她满脸的嗤笑:“我不知道是什么让你拥有了这么大的胆气,但如果你想寻死的话,麻烦请别拽上我!你根本不了解乔家,也不知道乔家到底有多可怕,凭你还妄想和乔家斗?做梦!” “我这个人总是喜欢挑战一些旁人认为不可能做到的事情,这样才容易产生成就感。”陈六合很洒脱的说道。 “疯子,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王金戈咒骂着,她除了用疯子两个字来形容眼前这个男人,再找不到任何的词汇。 “谢谢夸奖,当你被我压在身下的那一天,你会发现,我比你想象中的还要疯狂!”陈六合嘴角的弧度耐人寻味,却足以让王金戈满心羞愤。 “哼,我这个被人骑过千百次的女人,你不嫌脏吗?”王金戈冷笑连连。 “脏是脏了一点,但可以戴-套,享受惯了山珍海味,偶尔尝一尝吃糠咽菜的滋味,也不是不可以。”陈六合的笑容逐渐扩大。 “滚!陈六合,你就该千刀万剐!”王金戈暴怒,愤然离去,只留下陈六合一个人站在阳台上无声大笑。 “乔家?我们之间的游戏,正式开始!” “既然你们想往刀口上撞,那我就成全你们,就让你们来做我重鼓鸣起的第一响,也好让那些人看看,现在的陈六合,是不是当真大不如前了!”陈六合笑容灿烂。 又抽了一根烟,陈六合回到了厅内,环视了一圈,也不见王金戈那娘们,想来已经先行离开了。 无所谓的笑了笑,陈六合要过一杯红酒,坐在角落的沙发上浅饮轻酌。 有很多人的目光都注视在他的身上,有些蠢蠢欲动,似乎想要过来打招呼但又不敢,委实是陈六合刚才表现出来的能量太过强势,让人心生敬畏,不敢轻易唐突。 看着神采奕奕的秦若涵似乎渐渐习惯了这样的交际与场面,陈六合轻轻笑了笑,能看着一个胸大无脑的娘们一步步的慢慢成长起来,似乎也挺不错。 直到十一点多钟,酒宴才落幕,在许多人的迎送下,陈六合跟秦若涵还有徐世荣三人离开了酒店,至于那个胡玉发,自己已经去老老实实的爬楼梯了,陈六合相信即便不用人监督,那死胖子也不敢有任何作假。 上了徐世荣的奔驰车,秦若涵就跟累瘫了一样窝在沙发上,用一双纤纤白玉的手掌拍打着脸颊:“笑了一个晚上,我感觉我的脸部肌肉都要僵了。” “要不然你以为多轻松?”陈六合打趣了一声。 副驾驶位的徐世荣也回过头笑道:“秦总,您可知足吧,您看您这第一次参加我们商会的聚会,多受追捧?别说其他人已经恨不得捧你脚丫了,就连邱英杰那几个商会的核心,都对你重视不已,李少云更是全程陪同帮你介绍,姿态放的那叫一个低。” 秦若涵撇撇嘴道:“徐老大你也不比我差多少。” 徐世荣笑得很是开心,他今天确实算得上扬眉吐气,在商会内的地位直线拔高了不少。 他笑着说道:“我们这都是占了陈老弟的光啊,秦总我看您这是要一飞冲天的节奏了,有陈老弟这尊大神站在你身后,你就瞧着吧,不出一个礼拜,至少不下十份合作意向书摆在你面前。” “跟他们相处,我觉得有些累,很多话都需要反复琢磨才能明白真正意思,这就是商业圈啊,是不是越成功的人,说话就越圆滑,喜欢打哑谜?”秦若涵歪头问着陈六合。 陈六合不以为然的笑道:“高度不一样,很多东西自然都不一样了,慢慢你就会习惯的。”在商业这潭浑浊不见底的圈子里,秦若涵这个被赶鸭子上架继承父业的娘们算是及其单纯的了,还需要磨练。 “秦总,陈老弟今晚可是给你发了一手好牌,也铺了一条好路啊,接下来就看你直接怎么走了,走得好,我保证你在三年内一定会有极大的突破,不说一跃千里,起码上几个台阶是没问题的。”徐世荣说道。 秦若涵点了点头,瞄了陈六合一眼,心中满是感动与感激,自从生命中出现了这个男人以后,她的命运似乎彻底改变了,很多事情也不需要她再去担心了,也再没有感受过无助与绝望,她前所未有的踏实。 “别看我,好牌还需要好手打,就怕你的营养全被胸前两大灯给吸收了,到时候好牌打出烂局,可别来找我哭鼻子,小爷懒得搭理你。”陈六合望着窗外。 秦若涵翻了个白眼,气恼的踹了陈六合一脚,在抬腿的那一瞬间,包臀的小短裙免不住被轻轻撑开,一抹被黑色丝袜档包裹住的白色惊鸿一现,恰巧被陈六合的贼眼给精准扑捉。 秦若涵俏脸猛的一红,慌乱的瞥了眼开车的司机与徐世荣,发现这两人正眼观鼻鼻观心,她才重重松了口气。 走光就走光了,只要没被别人占了便宜就可以,至于陈六合这个色坯大流氓,她有时候想拦也拦不住啊,谁让这家伙太懂得抓机会,再说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更丢人的风光都被他看过了...... 秦若涵破罐子破摔的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