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2章 风景旖旎(求鲜花!)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112章 风景旖旎(求鲜花!)

王金戈的性子偏静,她本就不喜欢这样的场合,与那些商人逢场作戏了一翻,打算一个人走到阳台上来透透气,可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还躲在这里。 这一下,王金戈的脸色又是黑了下去,想也不想转身就要离开,现在的陈六合在她的心目中,简直就是一个瘟神,她巴不得离得越远越好! “来都来了,这么急着走干嘛?”陈六合一脸玩味的说道。 王金戈回头狠狠瞪了陈六合一眼:“我不喜欢跟无赖待在一起,会让我觉得恶心。”说着话,她就抬起美腿高跟,要赶紧离开。 却不曾想,发生了一件令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事情。 猛然间,她的手腕被一只粗糙温热的大手给擒住了,紧接着,不等她心惊,她就感觉一股强大到无法反抗的拉扯力传来,一声低呼中,她的身体失去了重心,直接往身后倒去。 下一刻,不等她反应过来,她只感觉自己跌入了一个宽敞的怀抱,很厚实,也很结实,一只大手也很自然而然的环住了她的腰肢。 王金戈瞪大了一双妙美万千的秋水眸子,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笑脸,她满脸的不敢置信,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阵汹涌的怒火。 “陈六合,你疯了?!”王金戈怒骂一声,开始奋力挣扎,这个无耻之徒简直太胆大了,竟然敢对她这样无礼! 可惜,凭借着王金戈这娇小的体格,怎么能在陈六合的手中挣脱呢? 嗅着王金戈身上醉人的香味,看着这张近在咫尺、美得惊心动魄的脸蛋,陈六合的笑容更加浓郁,他紧了紧环在王金戈细腰间的手掌,轻声道:“你老说我是无赖,我又无赖过你什么了?我这个人不做吃亏的买卖,只有现在,无赖这两个字才算是名副其实。” “陈六合,你混蛋!放开我!”王金戈面若寒霜,有些慌乱的朝宴会厅内看了一眼,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不敢声张,只能压低声音。 “怎么,害怕吗?”陈六合的嘴角挑起,手掌在王金戈的腰间轻轻游走着,感受着这个女人的曼妙与细腻,更能感受到这娘们细腰与臀部之间的夸张弧度,让他心猿意马。 “陈六合,你这个疯子,你真是好大的胆子,知道我是谁还敢对我这么放肆?你是嫌自己活够了吗?”王金戈怒不可遏,她用尽全身力气去挣扎,去推搡,可她绝望的发现,在陈六合的环抱下,她动弹不了一丝一毫。 “乔家的女人又怎么样?就不能动了吗?动了又能如何?”陈六合嘴角挂着一抹嘲弄,在王金戈的耳边轻轻吹了口热气。 登时,王金戈浑身都是一颤,洁白无瑕的脸蛋上都透出了一抹动人心魄的绯红,她眼眉之间的媚意荡漾,虽然气怒异常,但似乎更添韵味,更加迷人。 “啧啧,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就像是一个妖精,最能勾起男人的欲望?”陈六合的呼吸吹打在王金戈的脸上,他一脸戏虐。 “陈六合,松开我!”王金戈羞愤欲绝,她拼命的把脑袋往后偏着,就是想离陈六合远一点,整洁如玉的银牙都在咬着。 “你让我松就松,我岂不是很没面子?”陈六合笑吟吟的说道,一点也没有适可而止的意思。 “我警告你,你最好收敛一点,如果被旁人看到,你知道会是什么后果吗?”王金戈愤然恐吓。 陈六合不以为然:“什么后果?被乔家得知他们家的女人被我轻薄调戏?还是让他们误会我们有一腿?” “无论是哪一种,我敢保证,你的下场绝对很凄惨,凄惨到你无法想像!”王金戈冷冷的说道,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可腰间传来的瘙痒和触感,简直让她想把眼前这个该死的家伙活活吞了。 “是吗?那我还真想试试了,要不我大喊一声,让他们都看看你现在的狼狈模样?也好让他们能把亲眼所见的东西传到乔家的耳中。”陈六合冷笑,看向大厅,像是要张口呼喊。 王金戈惊慌失措,连忙低喝道:“陈六合,你简直就是个疯子,神经病!” “呵呵,好像害怕的不是我,而是你啊。”陈六合笑得很是戏虐。 王金戈恼怒的胸口接连起伏,饱满的双峰压在陈六合的胸膛上,都变了形状。 她的确害怕了,害怕别人看到她这样屈辱的一面,也害怕触碰了乔家那根敏感的神经,如果今天的事情被乔家得知,她的下场可想而知! 深深吸了口气,王金戈努力让自己平静一些,她狠狠瞪着陈六合:“你到底想干嘛?为什么非要这样针对我?我并没有招惹过你!” 陈六合眼神游走,透过旗袍的领口,窥到了一抹令人心旷神怡的妙美风光,他的手指在王金戈的腰间轻轻磨纱:“像你这样跟妖精一样的女人,会招蜂引蝶不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吗?” “陈六合!长成这样不是我的错!”王金戈气怒无比,双手抵在胸前,推搡陈六合:“如果能选,我宁愿毁了我自己!” “啧啧,听这话,怨气冲天啊。”陈六合笑道,抬起手掌,用手指在王金戈那吹弹可破的细腻脸颊上轻轻划了一下:“这么精美的艺术品,毁了太可惜。” “陈六合,你够了没有?不要玩火自焚!”王金戈内心快要崩溃,陈六合身上传递过来的火热气息让她极度恐慌。 她怒火中烧,杀气冲天,可她却什么也做不了,在这个无耻且霸道的男人面前,她只有绝望和无助。 “够?前戏都还没开始呢,怎么就够了呢?那样岂不是太无趣了?”陈六合放在王金戈腰间的手掌徒然下滑,猛地盖住了一瓣挺翘浑圆的美臀。 王金戈整个人都僵硬了,这一瞬间的感觉,让她羞愤欲绝,那只温热的大手掌,就像是蕴含电流一般,传入她的体内,让她无比难受。 紧接着,陈六合的手掌一用力,王金戈就是闷哼一声,身体狠狠的贴在了陈六合的身上,特别是腹部以下,紧紧贴着。 顿时,一股令王金戈快要羞愤而死的感觉传入她的全身,让她的身体一软,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倾倒在陈六合的怀里。 她感觉到她的腹部,被一根坚硬的火热的物体给狠狠顶着,就像是要钻进她的身体一般,激扬难当,热流阵阵! “你说如果我们在这里上演一出少儿不宜的戏码,是不是异常刺激?”陈六合笑眯眯的说道,美人在怀,说实话,凭他的控制力都觉得有些无法忍耐了。 不是他心志不坚,而是王金戈这个娘们实在是太过勾魂夺魄了,抱着这样一个娘们,陈六合相信就算是圣人,恐怕也得被欲望吞噬。 王金戈被吓得浑身颤抖,她惊恐交加的看着陈六合,美眸中雾气盈盈,声音中都带着些许哭腔与祈求:“陈六合,你冷静一点,你不能这样,别这样对我。” 她不会再去怀疑陈六合这个疯子的胆量,她现在没有侥幸,只有恐慌。 看着王金戈脸上那一抹不受控制的潮红,陈六合笑的更加玩味,手掌轻轻抚摸着那令人心潮澎湃的挺翘美臀,稍微下滑,只觉掌心一凉,高质感的超薄丝袜入手清凉,娇嫩的肌肤紧凑而细腻,让他都是心脏一颤。 “不......别这样,陈六合,你不能这样!”感觉到陈六合的手掌想要伸入旗袍的开叉口,探进女人最为神秘且神圣的地带,她吓哭了,拼命的扭动着。 极度恐慌之下,王金戈一口狠狠要在了陈六合的肩膀上,很用力,用尽了全身力气,很快就渗出了猩红血水。 陈六合皱了皱眉头,手掌停止动作,眼神也清冷了一些,看着一口咬在自己肩头的王金戈,感受到还有泪水滴答在自己胸口,陈六合失笑的摸了摸鼻子。 半响后,王金戈才松开银牙抬起头,嘴角都沾了血迹,她满脸泪痕一脸屈辱且无比倔强的看着陈六合,那种委屈程度,让人心都快要跟着破碎了一般。 “你倒是够狠。”陈六合没有生气,只是轻笑了一声,竟然松开了王金戈的身体,这让王金戈又是觉得有些不敢相信,这兽欲加身的家伙,就这样放了她? “算了,霸王硬上弓不是我的风格,我也没有让旁人观战的恶趣味。”陈六合耸耸肩,双手撑着栏杆,眺望杭城夜景。 王金戈这时才相信眼前这个禽兽真的放过了她,狠狠松下一口气的同时,她的泪水忍不住的夺眶而出,她一拳锤在陈六合的背脊上:“混蛋,你这个畜生,凭什么这么对我?凭什么要这样羞辱我?!” 陈六合没有回答,只是歪头瞥了伤心欲绝的王金戈一眼,淡漠道:“身为乔家的女人,是不是特别悲惨?” 王金戈显然没想到陈六合会突然这么问,她猛然一怔,但只是用力抿着嘴唇,并没有说什么。 “乔家的人找过我。”陈六合轻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