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0章 资本运作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1120章 资本运作

听到陈六合的话,莫威迪犹豫了一下,还是跑了过来,拉开后座的门,坐了上去。 “他娘的,真鸡~巴晦气!”徐从龙很不爽的骂咧了一句,一脚油门下去,车子呼啸而出。 徐从龙透过反光镜看了莫威迪一眼,道:“煞笔,我告诉你!你别以为你坐上了我的车,我们两之间的事情就算完了!你最好给我老实点,不然龙爷抽死你个瘪犊子!” 莫威迪冷笑道:“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样的货色!除了五大三粗身上比我多了几斤肉,哪里强过我?从小到大,你就没赢过我!” 徐从龙怒了,道:“草泥马,吹什么的牛逼呢?你告诉我,你哪一次打赢过老子?你被我打得鼻青脸肿的时候还少吗?” 莫威迪道:“你被我送进医院的次数还少吗?” “那是你他吗的耍诈,哪一次不是让人阴老子?瞧你那个娘炮样,有本事就来单练!”徐从龙咋咋呼呼的骂道。 “煞笔!什么年代了?玩的是这里,还跟你单打独斗呢?你以为是拍电影啊?”莫威迪满脸不屑的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陈六合较有兴趣的看着两人对骂,开始还觉得挺有意思,但随着两人愈演愈烈,徐从龙更是随时都可能停车干仗的架势。 陈六合慢悠悠的开口了:“你们两如果不想被我一脚踹下车的话,就统统给我闭嘴!两个二百五,加起来都不够五百,也好意思把牛逼吹上天?” “六子哥,都是莫威迪这个煞笔,我看他就来气!”徐从龙气呼呼的说道,但陈六合开口了,他也不敢继续咋呼。 陈六合斜睨了他一眼道:“莫威迪固然不是什么好货色,你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跟我在一起待了那么久,也没见你学到多大的本事!连一个大院的人都摆平不了,你说你是不是丢脸丢到家了?” 徐从龙缩了缩脖子,屁都不敢放一个,只得苦着一张脸! 而莫威迪则是冷笑了一声,但也没说话,他现在在陈六合面前,已经能感受到一种深深的忌惮和威压了,不敢放肆! “我以后不管你们是怎么闹怎么斗,就算拿着刀对砍都无妨!但一定要给我记住一点!你们都是一个大院出去的!” 陈六合平平淡淡的说道:“关起门来可以闹笑话,但碰到大事的时候,必须要拧成一股绳一致对外!自己人可以欺负自己人,但外人想要欺负自己人,坚决不允许!” “否则,你们只会让别人也看不起你们,更加不把你们当成一回事!不光是在给自己丢脸,也是在给你们的外公爷爷丢脸,更是在给京南军区的这块招牌上抹黑!” 陈六合心平气和:“既然莫老今晚跟我说了那样的话,我总得做些什么!徐从龙不用说,他向来有大局观,知道什么是原则底线!他更不敢忤逆我的话!” 顿了顿,陈六合回头瞥了眼莫威迪:“至于你,你要是再不把这根底线给我踩住,别怪我以后见你一次抽你一次!你要跟我玩,我让你继续修炼十辈子都不够资格!信吗?” 迎上陈六合那漫不经心的神情,不知为何,莫威迪的心中狠狠颤颠了一下,他难得的咬着嘴唇不敢反驳,最终,更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他现在似乎也知道,他之所以会让爷爷失望,是因为他那一晚,帮助谭志杰这个外人,来对付陈六合这个所谓的自己人,这就是一个不可触碰的底线了! 这也是个让老一辈人无法原谅的致命错误! 现在想想,还有些后怕,难怪他爷爷在那一晚会亲自给他打电话,亲口说出失望二字! “煞笔,就是一个贱骨头!还敢帮着谭志杰来对付六子哥,你不是找死吗?” 徐从龙撇撇嘴说道:“谭志杰很牛逼吗?他牛逼个锤子!以前在京城的时候,在我六子哥面前就是一条狗,我六子哥跺跺脚,都能把他吓趴下!” 莫威迪难得的没有理会徐从龙的骂腔,他沉凝了一下,对陈六合道:“六六子哥,我没想那么多,不知道谭志杰跟你的关系!当时只是觉得他来自京城谭家,多个朋友多条路!” 陈六合不以为然的摆摆手:“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说了!谭家又怎么了?在京南这一亩三分地上,还有人能比你们这个大院出去的更牛吗?” 陈六合淡淡道:“老人不可能让你们一直靠着,他们终有走到头的一天!你们现在就要学会资本运作!只有自己风生水起,才能无所畏惧!不然,有你们哭的一天!” 莫威迪神情一颤,似乎被陈六合的话所掀起了不小的涟漪。 而徐从龙还是一如既往的大大咧咧,道:“那么远的事情我才懒得去想!况且真有一天老头子靠不住了,我还可以靠六子哥!我一样可以横着走,我怕什么?” 陈六合轻笑着摇了摇头,徐从龙这话说的不假,没有夏正阳,还有他陈六合,只要他陈六合在的一天,徐从龙就一定不会倒下! “腾龙夜总会”是京南城内一家不夜城,非常大型的娱乐场所! 这里一楼是迪厅,二楼是棋牌室,三楼是三温暖浴室,四楼以上是住宿! 听说还有个地下的中型赌场! 一辆挂着军区拍照的军绿色吉普车疾驰而来,在大门口来了个漂亮的甩尾急停,如一只野兽一般,无比嚣张的横在了夜总会的大门前! 陈六合三人下车,徐从龙一点也没有把车停开的意思,他对陈六合问道:“六子哥,我们跑到这里来干什么?难不成你要带我们来这里消遣消遣?” 陈六合笑了笑,没有解释,只是说道:“走吧,你们两个跟我一起进去!” 说罢,三个人就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夜总会内! 没再霓虹四色的一楼迪厅内停留,陈六合直接乘坐电梯来到了八楼。 这里就要安静了许多,电梯外的廊道上铺着厚厚的红色地摊,并且有五大三粗的保安在廊道内来回巡视,戒备有些森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