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4章 逼上绝路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1114章 逼上绝路

洪萱萱心中的怒火,简直无法形容!让她充满颓败感的同时,又让她怒火万丈,她感觉她的心扉血液都要燃烧起来了一样,她真的想把陈六合扒皮抽筋! “洪萱萱,你这个话说反了吧?从头到尾都是你在招惹我,然后欺负我!” “这就像是你脱光了衣服把我勾引到你的床上,然后再告诉我,你压根就没打算让我干你!而只是让我看一眼你脱光衣服的样子,就一脚把我踹开,最后还要我付嫖资!你这是跟我玩仙人跳呢?没有你这么欺负人的!你觉得我会轻易的放过你吗?” 陈六合撇撇嘴,云淡风轻道:“所以说你所承受的一切,乃至今天的境况,都是你自己一手造成的!这叫什么?这就叫做自食恶果咎由自取!你怨不得别人!” “陈六合,你这个混蛋!我要杀了你!”洪萱萱怒火冲天的说道。 陈六合对她的形容,深深戳痛了她的心脏,可是竟然是如此的贴切,贴切到让她无法反驳的地步,回头想想,她对陈六合所做的一系列事情,不就是如此吗? “隔着电话也能杀人的话,那你可就太厉害了!”陈六合嗤笑道:“别跟一个泼妇在那里骂街了!我觉得你还是应该好好想想你接下来的处境!” “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陈六合,我不会放过你的!你以为你这样就能玩垮我吗?你做梦!” 洪萱萱恶狠狠的说道:“我不会让你得逞!我洪萱萱能活到今天,绝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脆弱!” “不会让我得逞?洪萱萱,不要活在梦里!我上次就跟你说过!你的做法愚蠢到了极点,这只会让你在得罪我的同时,还一无所得!” 陈六合道:“你应该感谢我才对!虽然我略施小计,就把你从新架空,斩断了你和京城那边的来往,让谭志杰跟你的合作破裂!让你重新变成了孤家寡人!” “但你应该知道,谭志杰本身就不可能跟你合作,你太弱了!你跟洪昊比起来差太多了!这是一个必然的趋势!我只不过是提前击碎了你的侥幸心里罢了!” 陈六合道:“你从头到尾,都是一只被他们玩弄在鼓掌之中当枪使的小丑而已!” 陈六合终于说出了今晚所为的真实目的,他就是为了让洪萱萱变成一个孤家寡人,让她竹篮打水一场空!妄想用针对他的方式来勾结谭志杰等京城势力,明显是异想天开! 今晚之后,洪萱萱的侥幸破碎,又回到了源点,她所做的一系列事情,除了是把他陈六合往死里得罪以外,得不到其他任何的好处! 这就是现实!这就是陈六合对洪萱萱最残忍的打击! 没人能理解洪萱萱心存厚望的希望破灭,给她带来了多大的冲击和打击! 京城的势力,对她来说异常重要,是她想极力抓在手中的筹码,为了这些筹码,她不惜对陈六合无所不用其极! 因为她知道,这将会是她与洪昊抗衡的巨大资本!多了这些筹码,她就多了一分胜算! 可是,她心中的全盘计划,就被陈六合这样无情破灭! 今晚的事情已经足够证明,谭志杰选择的立场,他跟洪昊已经站在了统一战线,她洪萱萱,落到了一个竹篮打水一场空的境况! 对陈六合所做的一切,都得不到任何回应与报酬!这如何能不让她痛恨与悲愤? 虽然她早就知道,想抓住谭志杰等京城势力的筹码,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她也知道这些人心中在打着什么如意算盘。 但她一直都佯装不知,也不去计较,因为她很清楚,只要这层窗户纸没有捅破,大家没有撕开脸皮,一切就还有周旋的余地! 她洪萱萱不是没可能把谭志杰之流彻底笼络过来,抓在手中! 可这层窗户纸被陈六合捅破了,也就意味着,她洪萱萱没有机会了! 陈六合做的太绝了,完全是在把她洪萱萱往绝路上逼啊! “陈六合,你不要太得意了!我没有这么容易被你击垮!你不就是想看到我凄惨的一面吗?你不就是想让我为自己所做的事情而感到后悔吗?你死了这条心!” 洪萱萱狠声说道:“永远不会!我不会对你这种畜生低头!” 听着电话中,洪萱萱那阴鸷的声音,陈六合哑然失笑,他慢条斯理的点燃一根烟,放下车窗,道:“我知道你心中还抱着一丝侥幸,我也知道这件事情中,绝不只是谭志杰一个人的影子,还有京城的某些人跟你暗中有联系嘛!” 陈六合笑着:“我都知道!猜都能猜到!但我必须提醒你一声,如果你想被他们吃的骨头都不剩,尽管跟他们纠缠在一起!到时候你没死在洪昊的手中,先被他们玩废!” “与虎谋皮还在怡然自得?你蠢到家了!”陈六合嗤笑:“等你的抉择,一再连三的让你那所谓的外公与舅舅失望,我看你真的就可以找根绳子上吊了!” “什么?你”洪萱萱哑然失色。 “你以为你那点家族史,真的能被掩埋干净?你太天真了!”陈六合淡淡道:“一个人最大的悲哀不是失败,而是绝望!一手本就及其垃圾的牌,被你打的是越来越臭!” “当你身后的两座山在你身上已经看不到希望!最明智的做法就是壮士断腕!”陈六合一锤定音般的说道。 洪萱萱沉默了十多秒,才深吸了口气说道:“陈六合,你不要危言耸听!我没做错什么!我只是做了我觉得应该做的事情!” “你唯一做错的,就是选错了对手!就是把我得罪了!”陈六合道:“我是一个魔鬼!一个能成为梦靥的魔鬼!你想不活在我的阴影里,都不行!这是你应当付出的代价!” “陈六合,你这样做,到底有什么目的?把我逼上绝路,对你有什么好处?你只会便宜了洪昊!”洪萱萱声音冰冷的斥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