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8章 清一色的将后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1088章 清一色的将后

顿了顿,他又道:“让你们两方实弹对抗,我不放心!虽然我手中有不少的死亡名额,但却也不想让他们真的死在了训练当中!还是我亲自上吧!” 听到这话,枪神就乖乖闭上了嘴巴,无从反驳! 日上三竿,已是正午,血狼小队九人站在一片密林之外,此刻,他们的脸上皆是挂满了肃穆严峻的神情,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站在他们身前的教官陈六合! 实弹对抗?他们都快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这也太疯狂了! 自己人跟自己人实弹对抗?这可是会死人的! “今天下午的实战对抗训练很简单!仍旧是我跟你们打!” 陈六合扫视着他们道:“你们心中也清楚,既然是实战,用的是真枪真弹,那么肯定就有很大的几率会出现伤亡!或许这将会是你们生命中的最后一个正午!” 顿了顿,陈六合道:“不必怀疑实弹训练的危险性!我手中不但有死亡名额,而且还有九粒!也就是说,我可以把你们统统玩死!所以,我最后问一遍,有人要退出吗?” “没有!”血狼九人虽然心绪如潮,奔腾不已,可却没一个人想过主动退出! 但还是有人问道:“报告教官!我不明白,为什么要用实弹训练!空弹一样有着实弹的效果!您这是不科学的训练方式!” 陈六合冷眼看着他们,道:“这个问题问的很好!我现在就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们!空弹和实弹完全不一样!” “只有能要人命的实弹,才会让你们感觉到在死神指间跳舞的刺激与快~感!只有实弹,才能让你们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战争!” 陈六合声音洪亮道:“只有在死亡面前,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你们才能激发出身体内最大的潜能!不然,你们就得死!” “或许你们觉得我所说的理由还不不够让你们做出这种看似无谓的玩命训练!但是没关系!我的训练方式就是这样,没有理由!” 陈六合冷声道:“现在的实弹训练,只是希望以后你们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不要死在敌人的枪口下,不要死在战场上!那样丢我华夏军人的脸!如果没本事,倒不如直接死在训练中!” “还有没有问题?”陈六合吼道。 “没有!”九个人神情一震,齐声大吼。 “有没有人要退出!”陈六合再问。 “没有!”又是齐刷刷的回应! “很好!既然没有人想退出,那就把眼前这份遗嘱签了!”陈六合道。 九人都是铁骨铮铮的铁血军人,有着军人的信仰和傲气,没有丝毫犹豫的就在遗嘱上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他们知道这是意味着什么,从这一刻开始,他们的性命,或许就已经悬在了裤腰带上,或许真如陈六合所说,这会是他们享受到的最后一次阳光! “报告教官!我非常想知道,为什么只有九份遗嘱,你为什么没有遗嘱?”有人问道。 陈六合冷笑了起来,道:“因为你们还没有资格让我签订遗嘱!你们的实力太弱了,简直弱爆了!弱到了就像是一群童子军,我一只手就能干翻你们!” “报告教官!我很怕,很担心,心里很彷徨!”又有人站出来扬声喝道。 “怕?没问题,我还可以给你机会,撕碎你的遗嘱,抱着你的行囊,滚蛋!”陈六合道。 “报告教官!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我是害怕我们把你打死了怎么办!一个没立遗嘱的人,一定会留下太多的未了心愿!”这人吼道,让全员哄笑。 闻言,陈六合也跟着笑了起来,盯着对方,道:“很好!那么我现在就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们!只要你们能打死我,我保证,你们可以在全军扬名了!” 说完这句话,陈六合的脸色又猛然一沉,喝道:“现在全都给我闭嘴,穿上你们的装备!滚进眼前的密林,我给你们十分钟时间,让你们在密林里面做好充足的准备!” 听到这话,没人再敢犹豫,纷纷穿戴装备,防弹衣、钢盔! 穿戴整齐后,他们检查弹药枪支,一切就绪后,就扭头跑了进去! 看着转眼就消失在了密林内的血狼小队,神枪做了个上帝保佑的十字架手势,道:“希望第一次的实战对抗,不要给他们心中留下太深刻的阴影。” “同情他们?要不再加你一个,你进去帮他们?刚才你有遗嘱。”陈六合笑道。 神枪的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连忙说道:“算了吧,我才不想找虐!我还是在场外为你们把关!” 顿了顿,他又笑着:“不过,教官,您可得悠着点,这九个家伙,最次的都是军长家庭出身,家里不是父亲扛着将星就是爷爷扛着将星,要是真嗝屁了几个,小心上军事法庭,嘿嘿。” 陈六合玩味的笑了一下,直接忽略了神枪这充满调侃的话语,检查了一下腰间的手枪和手中的步枪,随后,就这样毫无防备措施的走进了密林。 他身上没穿防弹衣,脑袋上内带钢盔! 密林内陷入了一片安静当中!而神枪则躺在地上,嚼着一根野草,惬意的晒着太阳。 不多时,密林里传出了枪声,随后枪声变得急促了起来。 可神枪的脸上一点都不见丝毫的担心之色,他不担心陈六合的安危,也不担心血狼那九人的安危!因为这一切,全都来自于他对陈六合的了解和信任! 这是一种魔鬼式的地狱训练!陈六合的恐怖能让人彻底崩溃!也能彻底激发出每个人的最大潜能! 同样,这样的训练方式,也是来自于陈六合的一种恩赐!只有被他训练过的,真正被他当做学生子弟的人,才能享受到这种非人的待遇! 很幸运,他们雪鹰小队就曾经拥有过这样的待遇!当时是六个人,如今还是六个人! 当时他们还是默默无闻的军人,如今已经成了整个京南军区的王牌小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