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7章 最大的讽刺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1077章 最大的讽刺

对眼前的场景和空气中的血腥味,陈六合习以为常,没有被丝毫影响,洪萱萱倒是一直蹙着眉头,怒火中烧! “陈六合,你这个不计后果的疯子!你今晚到底想如何?”洪萱萱逼视着陈六合:“我就站在你面前,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陈六合眯眼看着洪萱萱,抓住她脖颈的手掌加了几分力道,让洪萱萱的呼吸变得有些困难了起来,特别是几个指印,清晰可见,很是刺目! “你以为我不敢?”陈六合嘴角挂着一丝莫名弧度,令人心颤! 洪萱萱目不斜视,就这样凶狠的瞪着陈六合,吃力道:“不是我瞧不起你!陈六合,你就是不敢!” “呵呵,你的胆子真的很大,到这个时候还敢用这种言语来激怒我?你在我面前已经没有保命的手段了!你的底牌在哪里?”陈六合问道。 “还是依仗着门外的那些枪手?或者说,你还在依仗着你背后的洪门?” 陈六合缓缓说道:“的确,我承认,杀了你会给我带来不小的麻烦!能让外面的那些枪手无所顾忌的对我乱枪射杀!即便再好的身手也很难在枪林弹雨中全身而退!” “我也承认,杀了你,恐怕我连京南都很难呆的下去,以后只能窝在军区里面了!” 说道这里,陈六合顿了顿,换了种语气道:“不过,这也不是你能保命的理由啊!我做事,很多时候是没有章法的!任何游戏规则在我眼中都是摆设!” 洪萱萱声色俱厉的说道:“我什么都不凭,我就凭洪萱萱这三个字!我就能打赌,你陈六合不敢杀我!” “你或许有这样的冲动!但是你有这个胆量吗?你杀一个洪萱萱,将要有多少人来为我陪葬?” 洪萱萱冷笑道:“杀我很容易!但我能让你在黄泉路上都死不瞑目!” “威胁我?”陈六合眯了眯眼睛,迸发出了犹如能把人的心脏冲碎的戾气。 他掐着洪萱萱的脖颈,把她生生的提了起来! 洪萱萱在窒息,双足在乱蹬着,手掌在奋力拍打着陈六合的双臂,她想要去挠陈六合的脸面,但是奈何她的手臂没有那么长,够不到陈六合的脸! 她的性感红唇微微张开,发出“呃呃”的声音,她那张娇媚的脸蛋先是涨红,然后发紫,显得有些狰狞了起来,她的眼球都在泛白! 这是一个人快要窒息而亡的征兆! 这一刻,从陈六合身上迸发出来的浓烈杀意,并不是在开玩笑,也不是在吓唬人! 而是他真的动了杀心!处在死亡边缘的洪萱萱这一刻才后知后觉的发现! 她对陈六合的估算,似乎全都错了,错的离谱! 这是一个根本无法用正常思维去揣摩的人!别人不敢做的事情,他不见得不敢做! “啧啧啧啧,真是一只可怜的小野猫!瞧瞧你现在的模样!多让人心痛!大好的年华,二十多年的苦苦挣扎,到头来却都成了一场空!” 陈六合毫无怜悯,嘴角带着讥笑:“更可笑可悲的是,到头来,你还不是死在洪昊与你那个后妈的手中!而是死在了一个外人的手中,死在了你自己的愚蠢上!” 失望侵袭了整个心扉,洪萱萱真的感觉到了失望的气息,离她如此的近,她的一只脚,都已经迈进了死亡大门之内! 她知道,要不了多久,或许五秒,或许十秒,再或许只要陈六合的手指再加一分力道,她就要彻底跟这个世~界告别! 她这些年所有的努力和挣扎,都会成为徒劳,人死灯灭转头空! 她心中并没有多少对死亡的恐惧,有的只是满腔的怒火与不甘! 她试想过很多种死法,唯独没有想过,她会在这样的情况下死去,会死在陈六合的手中! 就在她感觉漫天的氧气离她越来越远,她的意识都开始变得模糊,死亡就触手可及的时候! 徒然,她竟然可以呼吸了,钳制在她脖颈上的那只强劲手掌,竟然离她而去。 因为缺氧而空白的脑袋渐渐有了思绪,她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因为急促,她不断的发出剧烈的咳嗽声。 看着跌坐在地面,极尽不堪的洪萱萱,陈六合冷笑道:“死亡的滋味怎么样?是否让你感觉到了恐惧?” “现在你觉得,比起京城的那些人,比起你的宿敌洪昊,谁才是魔鬼?我是不是比他们还要更可怕了一些?” 陈六合淡淡道:“因为他们不敢轻易做的事情,我都敢做!” 足足过了良久,洪萱萱的呼吸才顺畅了起来,她瘫坐在地下,昂着俏脸,恶狠狠的盯着陈六合,她脸上还是没有恐惧与害怕,有的只是怨毒! “陈六合!你吓不住我!有本事你杀我啊!到头来,你不是还要留我一口气吗?”洪萱萱撑着桌角,爬起身:“你不敢跟我玉石俱焚!因为你心中有了牵绊!” “因为你狂妄自大,因为你觉得你的命一定比我的命值钱!所以你不敢杀我!我吃定你了!”洪萱萱在嘶喊。 陈六合看着竭嘶底里的洪萱萱,怜悯的摇了摇头,道:“到现在还这么自作聪明,你是有多可悲?不杀你,并不是因为我不敢杀你!” “而是因为,对我来说,杀了你似乎并不能给我带来什么好处!也不能让我心中的怒火平息下来!” 陈六合淡淡道:“我刚刚一直在考虑一个问题!到底是杀还是不杀?杀了你,会给我带来一定的麻烦!却还在帮洪昊清除障碍,帮他省去了很多麻烦!” “说实话,比起你来,我觉得他要更加让我讨厌一些!” 陈六合气定神闲道:“所以我得出了一个结论,或许留着你,对我来说更有好处!最起码不会让别人捡了便宜!” 听到陈六合的话,洪萱萱也不知道怎么表达此刻的心绪了,到头来,她能从陈六合手中活命,还是因为她最痛恨的人,洪昊? 这对她来说,是多大的讽刺啊?这是赤果果的羞辱!是陈六合给她带来的羞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