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6章 有辱斯文(求鲜花)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106章 有辱斯文(求鲜花)

看到陈六合那种浑不在乎的样子,徐世荣就知道这样的小商会肯定没被陈六合看在眼里,他现在可从来不会去怀疑陈六合的眼界。 “陈老弟,商会小是小了点,但对于现在的秦总来说,还是挺合适的,一些资源与利益都可以同等交换,很多生意上的合作都可以在聊天中洽谈成功。” 徐世荣说道:“我觉得,加入商会,对秦总来说,应该会有不小的收货。” 陈六合笑笑:“我又不是土鳖,虽然对商业上的事情不太懂,但一些浅显的道理我还是能够了解,这个社会玩的就是资源和人脉,一个人单打独斗,终究有些孤掌难鸣。” “哈哈,对,就是这个意思。”徐世荣笑着,忽然想到了什么,神神秘秘对陈六合说道:“而且我还了解一个事情,我听说我们这个商会,有个女的,非常厉害,似乎来头和背景都很大,连会长都要对她恭恭敬敬卖她三分面子。” 陈六合瞥了眼过去,似乎来了点兴致:“这样一座小庙,还能放得下什么大佛?” 徐世荣道:“这我就不知道了,那个女的我也只是听说过,但还没见过一次,当然,我也是接手了黑龙会才加入这个商会,这也是我第一次参加真正意义上的聚会。” 陈六合点点头没有在说话,嗅着秦若涵身上飘散出来的淡淡香味,眼神时不时的撇撇那双被黑丝包裹着的诱人美腿,倒也不算无聊。 不一会儿,车子在一座巍峨大厦的大门前稳稳停下。 “丽晶大酒店”是杭城一家有名的五星级大酒店,高达二十八层,耸入云霄。 走进酒店,一股富丽堂皇的富贵气息铺面而来,让人不由生出一股高大上的感觉。 秦若涵很自然的挽着陈六合的手臂,跟着徐世荣一起走进电梯。 十八楼宴会大厅,灯火辉煌、琴音悠扬,地上铺着厚厚的红色毛毯充满了贵气奢华。 出示了邀请函后,门童领着三人走进了宴会大厅。 此时的宴会大厅,已经显得热闹,一个个衣着光鲜,成功人士打扮的男女都厅内穿梭,或是聚在一起畅聊谈天,或是举杯共饮。 一眼望去,人还不少,估摸着至少有七八十个之多,当然,其中不乏一些带着家属前来的,因为有时候女人和女人之间的关系拉近,比男人来得容易的多。 “哈哈,徐老板,你可算是来了,欢迎欢迎。”有人看到了走进宴会厅的徐世荣,大笑着走上前来打招呼。 当然,秦若涵这个明珠般璀璨亮眼的女人,在出现在宴会大厅的刹那,就不知道吸引了多少人的目光。 美丽的女人总是具备极大的魅力,无论在任何场合,都能很轻易的成为瞩目焦点,很显然,秦若涵具备这种资格! “徐老板加入我们商会,真是让我们商会如虎添翼啊,今天这宴会大厅,可以算得上是蓬荜生辉!”又有人几个中年男女走了过来。 他们都有着同一个特点,那就是脸上都挂着标志性的笑容,让人看着很舒服,无论心里是怎么想的,至少表面上热情洋溢。 看的出来,徐世荣跟这些人还算熟悉,并且比较受到重视,想想也对,像徐世荣这样混黑出身的,不说手腕多大,起码称得上手腕够黑,一般做生意的人,都少不了跟徐世荣这一号人有所交集,同时,徐世荣这号人也是不可轻易得罪的。 “哈哈,哪里哪里,马老板,李老板,可别捧杀小弟了,能跟各位老板同舟共济,是我老徐的荣幸啊。”徐世荣笑着说道。 几人围在一起打着哈哈,大多是互相吹捧,陈六合大感无趣,哈欠连连,眼神已经嫖向了那满桌的食物了。 “徐老板,不介绍介绍?这两位是?”有人看向了陈六合与秦若涵。 徐世荣连忙拍了拍脑门笑道:“哎呀,太高兴了,把这事都差点给忘了,我给你们介绍介绍,这位美若明月的美女是秦老板,旗下可是有着资产上千万的娱乐会所,这次带她来,也是要为我们商会添砖加瓦啊。” “各位老总好,秦老板不敢当,我叫秦若涵。”秦若涵礼节性的微微一笑,举手抬足间若若大方,看得那些老大不小的牲口们都有些愣神,就差没把眼珠子瞪出来。 美女他们见过不少,玩过的更不少,可像秦若涵这样惊艳美的,却是鲜能见到。 “这位是......”介绍到陈六合的时候,徐世荣也是有些犯难了,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去介绍,说是秦若涵手下的副总吗?似乎身份和他们差了一大截,根本就没有资格与他们在一起谈天说地,也会让人轻视甚至无视。 说别的?陈六合压根也没有别的头衔啊,难道让他介绍说陈六合是个专门扮猪吃老虎的隐藏性狠人牛人? 不等徐世荣为难,陈六合自己就笑嘻嘻的说道:“我就是秦老板的一个跟班,在她手底下打工的,碌碌无为的小人物,各位老总可以当我不存在,你们继续你们的。” 有一个中年男子就不乐意了,故意板着脸道:“年轻人,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怎么可以妄自菲薄呢?能跟在秦老板这样的女强人身边做事,也算是你的福气嘛。” “是啊年轻人,切勿眼高手低,脚踏实地才是王道。”有几人都对陈六合展开一翻说教,反正说到后面的最终目的就是在贬低他捧高秦若涵。 这明摆着是拿他陈六合当垫脚石,来对秦若涵献殷勤啊。 陈六合有些傻眼了,他强忍着嘴角的抽搐,这特么的也是碰到鬼了,他似乎什么也没说错吧?平白无故莫名其妙遭来了一顿鄙夷跟教训? 听到那几个老总的话,徐世荣心里都咯噔了一下,差点没失态,这几个人真是特么的吃饱了撑的有病吧?没事去招惹陈六合这个大煞星干嘛? 秦若涵也是紧张极了,挽着陈六合手腕的用了用力,她就是害怕陈六合受委屈,会生气。 同时也冷笑那几个讽刺陈六合的人不知天高地厚,都是一帮喜欢狗眼看人低的家伙。 真惹自己身旁这个家伙生气了,哼,你们这帮人就都等着哭吧。 陈六合失笑一阵,面不改色的摸了摸鼻子,打量了那几人一眼,对秦若涵道:“秦总,你们先聊,我过去透透气,有事喊我。” 迎上秦若涵那有些歉疚和担忧的目光,陈六合笑道:“我没事。” 等陈六合真的若无其事的离开后,秦若涵和徐世荣两人才同时松了口气。 只不过秦若涵来时的那股兴致,竟然突然间就消失了,变得有些意兴阑珊,她觉得,似乎眼下的场合,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起码跟刚刚那个被自己挽着手的男人比起来,没有想象中的重要。 陈六合可不会把刚才的那点小插曲放在心里,因为那些人压根就不能被他看在眼里,不是他太骄傲,而是那些人的档次太低。 他扯了扯衬衫领口,解开了一个扣子,失去了一分庄重,却多出了一分不羁,好像变得更有魅力了。 从服务生的托盘中端了一杯红酒,陈六合大喇喇的来到了长长的餐桌前,玲琅满目的糕点西餐让他口水直流。 丢了快蛋糕到嘴里,一口红酒就下,唇齿留香,陈六合一脸满足。 “啧啧,93年拉菲,小一万一瓶,这规格虽不算奢侈,但也还算差强人意。”陈六合砸吧了一下嘴唇,准确道出了红酒的品牌与年份。 如果有懂酒的人此刻在陈六合身旁,肯定会忍不住对他顶礼膜拜,虽然让真正懂酒的人来品,估计在细品之下,也能道出准确的来历,但可别忘了,陈六合只喝了一口,而且还是就着甜腻腻的糕点喝下去的。 这种喝法,简直就是对红酒的一种侮辱,是对拉菲的轻贱,暴殄天物。 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陈六合这个神人竟然就一品知其全。 接下来的时间,陈六合仿佛进入了一种旁若无人的状态,围着餐桌吃了个遍,而且那吃相跟优雅也没半毛钱关系,把这儿当成了大排档一样大快朵颐。 他的粗鲁行径很快就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都皱着眉用鄙夷的眼神打量着这个大伤风雅的青年,似乎宴会大厅出现了这么一个人,直接拉低了他们所有人的档次。 “那小子是谁?以前没见过,是新加入商会的吗?简直有辱斯文。”有人低声议论。 “不是吧,应该是哪个老板带进来的跟班。”又有人说道。 “哼,简直不成体统,现在我们商会的门槛都这么低了吗?一个聚会,什么人都能带进来了?” 这些勉强算是成功人士的人里面,总有那么几个自以为是的,他们这一小撮人最大的通病就是自诩上流层次,风度翩翩修养高雅,看不起任何不如他们的人。 很显然,此刻陈六合最真实且毫无做做的行径,似乎触碰到了他们那抬得极高的高雅神经...... ------ 鲜花已经累计49朵,还差一朵鲜花加更!!!兄弟们,把鲜花砸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