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3章 一个耳光!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1073章 一个耳光!

然而,目标人物在他的狙击镜下,做出如此疯狂的举动,他却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这是何等的恐怖?简直恐怖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这还不算完,在挟持了洪萱萱的瞬间,陈六合的目光就瞬间向着窗外扫射而去! 这一眼,更加让狙击手心胆皆寒,隔着上百米的距离,还是在夜空下,他确定,目标人物绝对不可能看到他,就算有千里眼也看不见他! 可是,这一眼给他的感觉,就像是自己赤果果的暴露在了目标人物的眼皮子地下! 理论上来说,对方是一定看不到他的,可实际上给他的感觉就是,对方一定看到他了!并且对他的狙击位置,对他的情况,一清二楚!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这他吗还是人吗? 当了职业杀手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碰到这么邪门的事情! 就在他惊恐交加,心脏跳动到极致的时候,他骇然的看到,目标人物竟然在对他勾了勾手指头! 这是挑衅,赤果果的挑衅! 然而这本该让他异常愤怒的举动,却让此刻的他不敢升起丝毫杀念与怒火! 有的只是一种怎么也抵御不住的逼人寒气,仅仅一瞬间,他就感觉,自己的手脚已经冰凉!好像心脏都快要停止了跳动! 这是他职业生涯中从未出现过的情况!他竟然连开枪的勇气都没有,内心满满的恐惧! 狙击手的直觉告诉了他,这是一个极度可怕的人物,可怕程度可能是他所无法想像的! 紧随着,他又从狙击镜中看到了那个男人嘴角勾起了一抹邪魅的弧度! 厉,厉到了极致,就像是一把尖刀一般,直接刺进了他的心房,让他的心脏都在抽搐! 相隔数百米,他却感觉到他的生命受到了巨大的威胁!这是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可是却清晰的传荡在他的心田,让他根本无法自主! 咬咬牙,他二话不说,竟然爬起身,抱起狙击枪扭头就跑! 他的直觉一向很准,曾经救了他不少次的性命! 他知道,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是一个及其危险的人物,这是一个决不能触犯的恶魔!只有离开,才能保住小命! 在狙击手离开的瞬间,陈六合把目光收了回来,重新落在了洪萱萱的身上:“一个人的格调,往往都能从她的帮手的档次中看出一二,显然,你是垃圾,你请的狙击手也是垃圾!” “连枪都不敢开,就逃走的人,是有多可笑?”陈六合的语气充满了讥讽! 闻言,洪萱萱的香肩再次一颤,她扭头死死盯着陈六合,道:“有他没他又能如何?陈六合,你不要以为用枪顶着我,我就会害怕!你不怕我,我也不会怕你!” “啧啧,真是一只性情刚烈的小野猫!不过没关系,我的存在就是为了惩治各种不服!”说着话,陈六合毫不犹豫的抬起了手掌,一个耳光摔在了洪萱萱那娇嫩的脸颊上。 “啪”的一声,响亮无比清脆,传荡在办公室内,洪萱萱一头趴在了办公桌上。 她捂着掌印清晰的脸蛋,满脸不可思议的扭头看向陈六合,眼中瞬间弥漫出浓烈的暴怒与杀机!她根本不敢相信,陈六合竟然敢打她! “多么漂亮的一双眼睛啊,即便充满了暴戾的气息,也难掩你的风华!” 陈六合神情尖酸的嗤笑道:“不服气吗?想杀了我吗?那你也得有那个本事才行!” “虽然我不喜欢打女人,这辈子打女人的次数一只手都数的过来!不过,对待你这种欠揍的女人,根本无法忍住不动手!” 陈六合凝视着洪萱萱:“因为你不仅仅是欠揍,你还该死!!!” “陈六合,你敢打我?我要杀了你!”洪萱萱怒火冲霄,愤懑的模样就像是要吃人一般,她手臂一掀,把办公桌上的物件都掀倒在地。 也就在于此同时,门外的枪手像是接到了什么信号一般,瞬间的破门而入! 这瞬间的情景,足以给人带来很大的冲击性,只见破开的房门处,数十个枪手鱼贯而入,一个个都带着萧杀之气,就像是一帮豺狼虎豹一般的可怖! 不到十秒钟的时间,办公室内就被围得水泄不通! 一眼看去,黑压压的,足足有三四十个枪手挤了进来,把陈六合跟洪萱萱团团围住! 一共三四十把手枪,齐刷刷的指着陈六合的脑袋! 每一把枪都是拉开了保险栓,子弹上了堂!且都充满了凛凛杀机,只要这些枪手轻轻扣动着手中的扳机,陈六合瞬间就会变成马蜂窝! 看到眼前的场景,瞬间就身处绝境之中,陈六合也只是凝起了双目,微微皱了皱眉头! 但脸上,却看不到丝毫的慌张与恐惧的神色! 这种淡定,是非常让人难以置信的!即便是临危不乱,陈六合的泰然也有些太过分了!就像是无视了这么多枪,无视了这么多枪手一般! 好像根本就没把他们放在眼中,这种赤果果的蔑视,无疑是让人火冒三丈的! 环视了一圈,陈六合单手掐着洪萱萱那洁白修长的脖颈,手枪顶在她的太阳穴上,嘴角挂着冷笑,道:“啧啧,摔东西为信号?大手笔啊洪萱萱!” “不光是屋里这三十多个人,门外的廊道上,还站满了人吧?加起来恐怕都快有上百个了!”陈六合戏虐道:“我很想知道,你是有多怕我?我单刀赴会,用得着让你这么兴师动众吗?” 洪萱萱愤然的甩动了几下脑袋,但却没能挣脱陈六合的钳制,她只能恶狠狠的瞪着陈六合,怒声道:“何止这么多?我的俱乐部外,都围满了人!只要我今天出现了任何差错,陈六合,你都别想活着离开这里!你会死的比任何人都惨!” “厉害!洪门果然厉害!你洪萱萱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啊!”陈六合微微眯起了眼睛,一条缝隙当中,迸发出了令人心胆欲裂的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