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5章 型男陈六合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105章 型男陈六合

晚上,当秦若涵找到陈六合的时候,陈六合正坐在办公室里打着瞌睡。 看着眼前的秦若涵,陈六合不得不承认,他都有些看呆了。 今晚的秦若涵太美,显然经过了精心的打扮,画了个淡淡的粉妆,本就完美无瑕的脸上被修饰得更加精致,让人心旷神怡。 她身上穿着一套白色的晚礼服,不是类似于婚纱的那种夸张扎眼,而是那种修身的连衣裙,不但把她的身段勾勒得妖娆曼妙,同时也给她增添了几分端庄优雅,性感中又不失大方得体。 她那修长洁白的脖颈下,是一片暴露在空气中的白皙肌肤,如羊脂白玉般的透亮嫩滑,一条钻石项链贴在肌肤上,光彩夺目,晃人眼球。 目光向下,在那浑圆丰满又不失挺翘的美臀下,是一双修长的美腿,本就洁白如雪细腻如水的双腿再裹上了一层薄如蝉翼的黑色丝袜,给秦若涵完美加分。 小巧精致的玉足上,踩着一双黑色带绿玛瑙的绑带式高跟凉鞋,让她整个人都透露出一股子撩人的神秘感,活脱脱的一个性感尤物。 感受陈六合那有些呆滞的目光,秦若涵无比得意的挑了挑月牙秀眉,她风情万种的转了个圈:“怎么样?姐今天美不美?” 在她转圈的同时,那被低领包裹住的双峰都在颤动,陈六合的心也随之摇晃,真怕这娘们把那两大灯晃下来,他都有种想去接的冲动。 咽了咽口水,陈六合说道:“搞得这么隆重干嘛?知道的以为你是去参加酒会,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去当外围女呢。”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陈六合,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吗?”秦若涵气坏了,每次跟这家话说话,她都要被气得半死,真是一个不解风情的家伙。 “我说的是事实而已,你本来就不是淑女,还非要把自己打扮得这么端庄贤淑,你这不是自己找罪受吗?”陈六合翻了个白眼,打着哈欠站起身。 秦若涵咬牙切齿,瞪着陈六合道:“参加这样的正式酒会,不都要隆重些吗?当然要把自己打扮得光鲜亮丽,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把自己最美的一面展现在别人面前,这是对别人的一种尊重。” 闻言,陈六合毫不客气的嗤笑了起来:“这你也相信?这都是那些卫道士老色鬼扯出来骗你们这些娘们的鬼话,你这是去参加商业就会,又不是去参加激情派对,还要卖肉啊?” “跟你简直无法沟通。”秦若涵气急说道。 陈六合从办公桌后走出来,看了看时间,已经七点三十分了,他道:“确定要我跟你一起去?” “别想找借口,必须陪我去。”秦若涵说道,旋即看到陈六合身上的着装,她那张美丽的脸蛋都黑了下去。 陈六合穿的是啥玩意啊?仍旧是那副一层不变的农民工打扮,白色的汗衫,黑色的休闲裤,脚下踩着的还是那双掉了皮了破皮鞋,灰蒙蒙一片。 整个人看上去,绝对就是一个卖苦力的农民工大叔。 “陈六合!”秦若涵狠狠的咬着银牙,觉得自己的小宇宙快要爆发了,她想冲上去咬死这个家伙! “呃......”陈六合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行头,似乎也发现太随意了,他道:“那个啥,我们做大事的人,应该不拘小节。” “气死我了,陈六合,你太不靠谱了,我昨天就已经跟你打过招呼的,而且昨天晚上就给了你置办行头的费用,那一万块钱呢?你拿去干嘛了?”秦若涵咬牙切齿的说道,她真的生气了。 陈六合无可奈何的摊摊手,一副忘了买的表情。 “怎么办啊?你这样肯定不行,估计连酒会大厅都进不去,太不尊重人了。”秦若涵异常焦急,她看了看手腕上的精美腕表,八点钟酒会就开始,现在都七点四十了,再去置办,肯定来不及。 她都把陈六合恨透了,怎么会有这么不靠谱的家伙! “不如我就不去了?”陈六合试探性的问道,他内心是一万个不愿意去的,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他对这种形式的商业酒会半毛钱兴趣都没有,全程下来,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翩翩风度的笑容,除了虚伪,就是虚伪。 “不行!”秦若涵毫不犹豫的反对,只有陈六合待在她的身边,她才能感觉到踏实,不然她的心都会悬在半空中的。 “你这家伙,怎么就这么没心没肺呢?我知道你不喜欢这样的形式主义,也知道你是我行我素的一个人,可你就不能为了我改变改变吗?就当是帮帮我也不行吗?”秦若涵满脸委屈的看着陈六合,像是快要急哭了。 看着秦若涵,陈六合叹了口气:“我真的非去不可?让猫眼他们陪你去不成吗?放心,他们有足够的实力保障你的安全,肯定不会让你被别人欺负。” “不行!我就要你陪着我!”秦若涵低吼道。 陈六合无奈的摇了摇头,没好气的瞪了秦若涵一眼:“我真是上辈子欠多了你的,赶紧滚蛋吧,出去等我。” “我不走,我都说了,你必须跟我一起去。”秦若涵倔强道。 陈六合翻了翻白眼:“不走是吧?那就别走,你留下来看我换衣服吧。” 说着话,陈六合竟然开始解皮带,脱裤子,秦若涵吓了一跳,这才反应过来,陈六合说的是换衣服,她惊喜道:“你买了衣服?” “废话,不然还不要被你这个小娘们烦死了?”陈六合撇撇嘴。 秦若涵脸上的表情精彩极了,乌云瞬间散去,她喜笑颜开的走了出去,关门前还不忘对陈六合吐了吐粉嫩的舌-头,这家伙,真是太欠揍了,明明买了衣服,还故意耍我。 不过她心里除了一点小女人的怨怪外,竟然一点也不恼怒,反倒有一种甜甜的滋味在滋生蔓延。 陈六合换衣服的速度自然是神速,不到两分钟的时间,陈六合打开了门,出现在了秦若涵的眼前。 这一刻,秦若涵都看傻了,忍不住连续揉了几下眼睛,她发誓,在看到陈六合的那一瞬间,她的心脏很不争气的加快了跳动。 白衬衫、黑西装,陈六合仿佛就像是天生的衣服架子,能把西装革履穿出一种极致的味道。 穿上了正装之后,他的气质焕然一新,就跟变了个人似的,浑身上下都流露出一股强大的气场。 忧郁、沧桑、霸道、内敛,就连脸上那融入到骨子里的轻佻神色,都变得异常迷人,他算不上很帅,但他就像是一块磁铁一般,真的很吸引人。 从头到尾细细打量了一翻,黑色西装跟他的腰板一般无比挺拔,他脚下的破烂皮鞋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意大利名牌皮鞋,油光铮亮。 秦若涵真都有些看痴了。 “看傻了?唉,人长得太帅也是一个负担,一不小心就迷死人不偿命,我看你满眼放光的样子似乎很饥渴,要不我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三百块钱,我陪你打一炮再走?满足满足你的兽欲。”陈六合调侃的说道。 “呸!还要给你三百块钱?你给我三百块还差不多。”秦若涵回神,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陈六合笑容灿烂:“三百块有点贵啊,打个折一百八怎么样?” 反应过来的秦若涵俏脸一恼,作势要打陈六合,她哼哼道:“换了套衣服,你还真有那么点人模狗样的意思,不错不错。” 秦若涵很自然的上前挽着陈六合的胳膊,道:“赶紧走吧,徐老大已经在下面等好久了,可别第一次参加这样的酒会就迟到。” 坐上了徐世荣的奔驰车,陈六合有些不习惯的扯了扯衣领,随口问道:“徐老大,说说情况,这商会是什么来路?”这是陈六合的习惯,在接触任何一个未知事件之前,不可能两眼一抹黑。 他也不指望问秦若涵了,还是问徐世荣,来得更直接点。 徐世荣坐在副驾驶位上,回头多看了陈六合几眼,他也发现陈六合穿上西装后,整个人的气质都变得更加慑人了。 “呵呵,就是杭城本土的一个小型商会,来头没多大,跟那些金字塔顶尖的大商会大团体比起来,九牛一毛。” 徐世荣笑着说道,他对陈六合的态度比以前愈发恭敬:“商会中的会员大多数都是做些中小型生意的吧,当然,资产都在两千万以上,这是加入商会的最低门槛。” 顿了顿,徐世荣继续说道:“不过,陈老弟,商会里面的几个核心人物,可混的也不小,没有一个不是资产过亿的,而且手眼也都还可以,在杭城乃至整个长三角地段,听说都有些身份地位。” 陈六合含笑的点点头,脸上没太大的变化,心中却一定有了个初步定义。 一个商会里,最牛逼的人也才资产过亿?这听起来似乎很多很吓人,不过在陈六合看来,这样的商会,的确算得上是小型商会了。 但就目前来看,倒也挺适合秦若涵的身份地位,真让她直接去接触那些高不可攀的真正富商、真正豪圈,估计这娘们也攀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