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1章 坑王之王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1061章 坑王之王

听到夏咚虎那充满稚嫩又有些小大人的话,陈六合脸上满是宠溺的笑容,轻轻刮了刮她那肉嘟嘟的脸蛋,道:“呵呵,我也想虎妞了!” 看到陈六合,徐从龙也是一个劲的傻笑着,狗腿子般的赶忙上前接过陈六合的手提包,很轻,里面装的都是衣物,没有贵重物品! “哈哈,还是六子面子大,我看着这两小家伙长大,在京南军区任职这么久,可还没享受过让他们接机的待遇呢。”徐庆宝打趣的说道。 “不用比,人比人气死人!”夏咚虎还是一贯的画风,两个朝天辫跟避雷针一样的竖在脑袋上,说起话来都能把人气死。 车上,夏咚虎一直窝在陈六合的怀里不肯下来,身形威武的大白坐在吉普车的后备箱位置吐着舌头,乖巧的模样很是好笑! “哥,你来京南,干嘛不坐军用专机过来?直接到军区多好?省的这样来回倒腾,怪累的!”开车的徐从龙说道,每次看到陈六合,都忍不住的心情愉悦! “呵呵,我有那么大的能耐啊?做人要低调!”陈六合失笑道。 “你这低调的也有些令人发指了!你可是老爷子的宝贝疙瘩,你要调一架军机,整个军区谁敢放半个屁?”徐从龙哼哼唧唧的说道,说的都是实话。 夏咚虎也用一双剔透的大眼睛看着陈六合,道:“陈六合,有资源不用是傻二蛋,你怎么也变成傻二蛋了?这话可是你教我的!” 闻言,陈六合哭笑不得了起来,轻轻捏了捏夏咚虎的粉嫩脸蛋。 而夏咚虎这个向来以霸道著称的小霸王,却温顺的像只绵羊,不但没发火,还很受用! 看得徐从龙都禁不住打了个机灵,能让夏咚虎这么温顺的,整个华夏大地,恐怕也就只有陈六合一人了!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中午,陈六合屁颠颠的跑到夏正阳的一号楼去蹭饭了,徐慧容这个把陈六合宝贝得紧的老佛爷自然是用一顿丰盛的午餐来招待。 席间,陈六合不顾夏正阳的火冒三丈,自己跑到酒窖里去抱了瓶世面上不常见的陈年老酒来开荤。 这爷俩是浅酌慢饮,当然,徐从龙也沾了陈六合的光,得以一小杯的赏赐! 夏正阳的火炮脾气自然是一如既往,说话用吼,对陈六合没什么好脸色。 陈六合也是脸皮出奇的厚,一点都不以为然,笑嘻嘻的跟夏正阳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但两个人似乎很有默契的,对这段时间所发生在陈六合身上的事情只字未提! 不是夏正阳不知道,凭他的本事,什么都能尽收眼底,并且知道的及其详细! 之所以没提,也不是他不关心陈六合! 而是因为他知道,陈六合有着多大的本事!更知道这个被他当做亲孙子看待的家伙做事有分寸知进退!一点点的小困难就想难住他?那太不切实际了! 酒足饭饱,爷俩坐在厅内喝茶,陈六合很殷勤的煮茶冲茶泡茶,而夏正阳则是坐在沙发上老神在在的看着报纸。 夏咚虎逮着机会就窝在陈六合的怀里,徐从龙就别说了,这个一走进这栋小楼就秒变怂包的家伙大气也不敢喘一个,老老实实的在客厅角落正襟危坐! 他可不敢奢望自己能在六哥和爷爷的谈话中搭上话,只求别被老爷子训斥就烧高香了! “小王八蛋!最近做的一些事情,还挺漂亮!就说你保全了苏家闺女无恙,这就值得浮一大白!从某个角度讲,这也算是为国争光,保全了祖国的能源资产!” 接过陈六合递过来的茶杯,夏正阳放下报纸说道,也是陈六合进门这么久,第一次把话题扯到这样的正事上来! 对很多事情,他可以不管不顾,佯装不知,但该表扬的地方,也不会吝啬! “为人民服务,我义不容辞!”陈六合字正腔圆的说道,迎来的自然是夏正阳一个不轻不重的巴掌,甩在了陈六合的后脑勺上。 陈六合也没闪躲,挨了个正着,气恼道:“老头,说话就说话,动手算什么本事?” “就你还敢说出为人民服务这种恬不知耻的话?老子都替你感到脸红!” 夏正阳笑骂了一声:“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在打着什么如意算盘,你这个小王八蛋什么时候做过亏本的买卖了?你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陈六合讪笑了起来,在夏正阳面前,他可不会傻乎乎到去玩什么小心眼,这老头儿鬼精鬼精的,是一个正儿八经修炼成精的老狐狸! 当年就没少在这个老头身上栽跟头,陈六合可不想自讨没趣,嘿嘿笑道:“虽然是抱着一点点的目的性,但也是各取所需互相帮助嘛!” 夏正阳斜睨了陈六合一眼:“一点点目的性?你小子在那次事件中,可是赚了个盆满钵满啊!不但得到了苏家的认可,更是把人家闺女的心都给骗走了!” “要我说啊,你小子就是条贪吃蛇,谁要是敢跟你做买卖,保证亏个血本无归!”夏正阳没好气的说道。 这话陈六合可就不乐意了,他道:“老头,你说这样的话,你摸过自己的良心吗?你的良心不会痛吗?我坑人的本事跟谁学的?那是您老人家教的好啊!” 陈六合忿忿的说道:“我没少被你坑吧?我都快被你坑死了!你自己说,那时候在京城,跟你的几次交易,到底是谁血本无归?” 听到这话,夏正阳那张老脸上不但没有尴尬,反而很是得意,道:“那没办法,这就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邪不胜正!谁让你小子没有老子我聪明?活该被坑!” “我看你就是为老不尊,以大欺小!”陈六合撇撇嘴。 听到两人的对话,坐在一匹小马扎上的徐从龙是大气都不敢喘一个啊! 只是在心里一个劲的给六子哥竖起大拇指,放眼华夏,敢这么跟老爷子对话的年轻人,也只有陈六合! 换做别人,早就被老头子让警卫员拖出去枪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