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7章 立刻消失在我眼前!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1047章 立刻消失在我眼前!

听到徐铭蔚的话,王天元怒哼一声道:“好,徐铭蔚,你厉害,你有本事!今天的事情别怪我没提醒你!出了任何差池都是你自找的!” 说罢,他还冷冷的加了句:“我先表明一下我的立场!我肯定是站在陈公子这一边!就事论事,徐铭蔚,你也别怪我王天元做人不地道!” 徐铭蔚满脸寒霜,没想到王天元会因为陈六合而无视他们两个这么多年的交情! 这让他心中更是无比愤怒,但也只是重重的哼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总之他就是不服气陈六合,也坚决不愿对陈六合低头! 就在这时,开了一半的厅门外,跑进来一个人,对徐铭蔚道:“徐会长,安排的怎么样了?胡市长已经到了!” “这么快?”徐铭蔚一惊,赶忙说道:“走,我们一起下去迎接!” “呵呵,不用接了,我自己没长腿吗?自己上来便是了!”还没等徐铭蔚跟刘胜华转身出去,一道爽朗的小声就传了过来! 紧接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俊朗男子出现在众人的眼帘当中! “胡市长,真是有失远迎啊,罪过罪过!”徐铭蔚赶忙迎了上去,道:“这里遇到了一点意外,耽搁了一些时间,真是不好意思!” 胡市长摆了摆手,笑道:“老徐啊,多少年的交情了,你跟我就不用这般客套!酒宴安排的怎么样了?今天可是你们金铭商会的年会,我说什么也要来捧个场啊!” 当陈六合看到眼前的中年男子时,陈六合的脸上忽然多出了一抹莫名的笑容,心中禁不住的憋住了一种想笑的冲动。 俗话说的好,还真是冤家路窄啊!眼前这个被称为胡市长的人,不是胡峰还能有谁? 感情昨天晚上才刚发生了不愉快,今天就碰到一起来了? 陈六合虽然没亲眼见过胡峰本人,但却也是有所关注过,看过有关胡峰的新闻和报道,所以他一眼就认出了胡峰!毕竟是杭城市头几把交椅,明星级的政~客! “呵呵,胡市长有心了,百忙之中还不忘对我们的支持!感激不尽啊!”徐铭蔚笑着说道,胡峰的到来,也让他腰杆挺直了几分,有种意气风发的意思。 别看他是身价不菲的富商,可是在胡峰这种执掌一方的实权政客面前,还是有一种本质上的差距! 权永远都是凌驾于钱之上的!这是恒古不变的道理!这一点,相信谁都毋庸置疑! “客气了,大家相互支持嘛,杭城也是因为有你们,才能变得更加的繁荣昌盛!” 胡峰笑着说道:“金铭集团是杭城的明星级企业,金铭商会也是杭城的著名商会!我也是你们你们能把生意做的是越来越好啊!帮助杭城更创辉煌!” 胡峰一口的官腔套话,听得陈六合都有些想笑! 更可笑的是,徐铭蔚等人还非常受用,徐铭蔚左右张望了一下,问道:“胡市长,兰书记呢?他没跟您一起来吗?” “哦,兰书记临时有点事,待会儿就会赶到!”胡峰笑着:“你们就放心吧,兰书记对你们金铭商会,可也是非常重视啊!相信一定会来的!” 顿了顿,胡峰对徐铭蔚说道:“要不......咱们就别这么站着了?先入座吧?边说边等嘛!” 他从进来开始,就一直在跟徐铭蔚说话,都没有正眼打量小厅内的情况,还以为这个小厅就是金铭商会准备好的宴会厅呢。 听到胡峰的话,徐铭蔚那本该满是笑容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有些尴尬的说道:“胡市长,这个请稍等一下,这边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完,不过很快。” “怎么回事?”胡峰下意识的抬目,这才一次打量起了厅内的情况,似乎这才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劲,比较沉闷,而且大部分人的脸上,都带着一股不友善! 当他眼神终于落在陈六合的身上时,他的表情猛然一凝,一张脸也是微微下沉,道:“陈六合?你怎么会在这里?” 旋即他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语气不善的看着徐铭蔚道:“徐董,他怎么会在你举办的年会上?这是怎么回事?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对陈六合这个人,胡峰是一点好感都没有,甚至是怨念深重,昨天晚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还驳了他的面子呢!让他在京城那边丢了颜面! 今早更是收到消息,魏海生竟然在医院病房内被人谋杀! 这无疑让他勃然大怒,当场就在办公室里拍桌子大发脾气,命令下去必须彻查此事! 他知道,这件事情肯定跟陈六合有关系,但奈何没有证据指向陈六合!这让他无比窝火!更是受到了来自京城那边的严厉斥责! 胡峰的态度让得徐铭蔚都微微一颤,但心中也是高兴了起来,因为很明显能看得出,眼前这个大贵人对陈六合的怨恨之意。 他赶忙解释道:“胡市长,您误会了,陈六合哪里是我请来的?您也知道,我对他可是没半点好感的!” 胡峰轻轻点了点头,提起陈六合的时候,以前徐铭蔚可没少在他面前表现出对陈六合的不屑之意! 陈六合却是笑了起来,气定神闲的站在那里,一点也没有因为胡峰的出现而有什么波动! “呵呵,胡市长,你这话说的就非常好笑了!凭什么我就不能在这里?难道你能来我就不能来了?”陈六合嗤笑着,丝毫没有因为胡峰的身份而心慌畏惧! “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你想出现在哪里,是你的自由!”胡峰说道:“不过,道不同不相为谋,对待你这种为人不善的人,我并不希望你出现在我的视线当中!” “你这话说的我就非常不乐意听了!胡市长,好歹你也是一个领导,言行举止代表的是杭城的形象!怎么就出口成脏胡乱污蔑呢?” 陈六合笑吟吟的说道:“你凭什么说我为人不善?你这样说话,我是有权力告你污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