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2章 送上门了(求鲜花)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102章 送上门了(求鲜花)

听到秦若涵的回答,饶是陈六合不想,也禁不住翻了个白眼:“说你胸大无脑你还不承认,你连你自己要去参加什么样的商业酒会,连这个酒会的主办方是什么商会,都有什么核心人物,这些最简单的资料都不知道,你去干嘛?” 被陈六合教训了几句,秦若涵俏脸都不好意思的红了起来,她撅着嘴唇说道:“对这些东西我又没什么经验,没想得这么周全很正常嘛,再说这个邀请函也才是徐世荣傍晚才送给我的,这么冲忙,我上哪去搞这些资料啊?” 陈六合没好气的笑道:“什么都是借口,真要有心,你就不会在这里练瑜伽了。”顿了顿,陈六合道:“小妞,成功不是那么容易的。” 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道:“不光要有野心,有斗志,同样还要有脑子,当然,手腕更是必不可少的必备因素。当你的脑子和你的本事不成正比的时候,别说成功,你就等着栽跟头哭鼻子吧。” 被训得面红刺耳,秦若涵也无从反驳,似乎恼羞成怒,她风情万种的横了一眼,说道:“不是有你在我身边吗?我笨就笨嘛,你督促着一点不就行了?我慢慢跟着你学还不成?” 不给陈六合说话的机会,秦若涵又有些委屈道:“我为什么来这里做瑜伽你会不知道吗?还不是因为你?” 闻言,陈六合的心脏“扑腾”一跳,这什么节奏?接下来要表白的节奏?他古怪的看着秦若涵,邪笑道:“难不成你做瑜伽就是为了给我看的?嘿嘿,既然大家都是明白人,那赶紧的别耽误时间,腿张开一点,胸压低一点。” “呸!你个色坯,想都别想!”秦若涵抓起一边的毛巾就丢了过去,羞恼不已的瞪着陈六合:“少想那些邪恶念头,门儿都没有。” 陈六合没好气道:“那你刚才说那些引人入胜的话干嘛?这不明摆着勾引我,让我误会吗。” “引人入胜?”秦若涵一楞,旋即面色娇羞:“引你个大头鬼!” 顿了顿,她说道:“是因为你没错,但不是你想的那样。”秦若涵光着精致的小脚丫站起身,在紧身瑜伽服的包裹下,她的身段被勾勒得淋漓尽致,让人血脉喷张,陈六合很不争气的有了反应。 喝了口茶,秦若涵来到陈六合身旁坐下,才说道:“谁让你这家伙一下子就没见了人影?找都找不到,我不就只好在这里守株待兔了吗?喊你干活儿肯定找不到你人,只有有点好处的事情你才会乖乖出现。” 陈六合哑口无言:“你这是赤果果的色诱啊。” “色诱就色诱,反正你该看的都看了,不该看的也看过了,我怕什么?”秦若涵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 陈六合贼笑道:“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不如再看一次?反正一次两次都是看。” “好啊。”秦若涵冷笑抬起那精致的小脚,不轻不重的踹在陈六合的腰间:“想看啊?看臭脚丫吧你。” 陈六合很不客气的擒住了这堪堪一握的小脚,白皙的肌肤,圆润的脚裸,匆匆如玉的脚趾,还有那妖媚般撩人的美甲。 轻轻咽了咽口水,陈六合玩把着秦若涵的三十六码小玉足,这触感,不是一般的细腻,这皮肤,不是一般的光滑,嫩的快要滴出水来了。 看到陈六合一脸爱不释手的陶醉样,秦若涵有些慌了,她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笑,本来是纯粹想恶心这家伙一下的,却没想到这家伙这么重口味,连脚丫子都这么偏爱。 殊不知,她太低估大多数男人的喜好了,也根本不了解自己的小莲足有多么完美诱人,能给牲口们带去多么大的冲击力。 “流氓,你变态啊。”秦若涵慌乱的用力抽着小脚,却无法从陈六合掌中抽回,她有些着急了,脸上也是染上了一层晕红。 “女人就算再善变,也没你这么善变的吧?是你自己刚才说的让我玩你的脚丫子。”陈六合小爷爷的说道,压制着心中那团火。 感受到陈六合手掌中传来的温热,她只觉得莲足上传来一阵痒痒的感觉,让她十分不适和紧张,脸上更加变得火辣了。 “谁说让你玩了?我说让你看。”秦若涵有点语无伦次,脚,也能算得上是一个女人的私密部位了,也是一个及其敏感的部位,秦若涵哪里受得了陈六合这样的挑逗,顿时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 陈六合一看秦若涵的样子,就知道这娘们是个十足的小嫩丁,完全没什么抵抗力嘛,他恶作剧般的用手指轻轻划过秦若涵的光滑脚板。 登时,秦若涵就跟触电了一般娇躯猛然一颤,鼻尖都沁出了细汗,她抽着脚,疾声道:“陈六合,别玩儿了。”刚才那种电流般的感觉,让她身上的力气都像是被抽出去了一般。 看着秦若涵一片娇红的脸蛋,陈六合禁不住又是口干舌燥,没看出来,这娘们还是一个美人中的极品尤物啊,身体部位敏感到了这种程度。 “要我放手也可以,以后还敢嚣张不?”陈六合戏弄道。 “不......不敢了。”秦若涵摇头说道,她只想赶紧摆脱这种让她异样难受的感觉。。 “喊声陈大爷来听下。”陈六合焉坏焉坏的调戏道。 “陈六合,你大爷,赶紧松开,不然小心我一脚踢爆你的蛋蛋。”秦若涵带上了哭腔,又是羞愤又是气恼。 “呵,还敢嚣张。”陈六合的手指接连在秦若涵的脚底板来回游动。 秦若涵的“婴宁”一声,只感觉那种电流感更强了,还带着一种让她浑身酥麻的怪异感觉,再加上脚底传来的瘙痒,秦若涵的双手差点没撑住凳子,整个娇躯都是一软,险些摔跤。 导致她胸前那对被紧紧束缚住的大白兔,都在惊心动魄的颤动着,简直让人心潮起伏。 “陈六合,我下次再也不敢了,你赶紧松开,我没力气了。”秦若涵声音都多了抹娇媚,双足乱蹬着。 看着秦若涵那张如红苹果一般的娇嫩欲滴的脸蛋,陈六合强忍着想咬一口的冲动,松开了秦若涵的玉足。 这倒不是他良心发现没有兽欲,只不过他也不太敢玩火过度啊,万一真出了什么事,谁都不好收场,这跟敢与不敢没什么关系,纯粹是想与不想。 陈六合也顶多只能算得上是一个无赖,远远没达到禽兽的境界! 从新得到小脚的控制权,秦若涵赶忙站了起来,脸上的羞红未消,她就恶狠狠的磨着银牙,瞪着陈六合:“无耻下流色坯魂淡王八蛋!” 一口气把她所能骂出口的粗话统统甩给了陈六合,就逃一般的转身跑向更衣间,她已经感觉身体某个部位有些令人羞耻的潮意了。 不过在转身的那一刹那,她眼角余光好死不死的飘到了陈六合的裤裆处撑起了一个小帐篷,这让她又是羞恼万分,一个慌乱差点没失足扭脚。 “陈六合,你真是个大变态!”随着这句话落,秦若涵也重重的摔上了更衣室的大门。 她靠在门后,深深的吸了几口气,芳心跳的从未有过的快,刚才那种让她羞愤欲绝的感觉,依然在她心房回荡。 这种感觉她这辈子只有过两次,而让她欲哭无泪的是,两次都跟门外那个该死的大混蛋有关。 一次是上回的“车-震”,一次就在刚才! 越想越气,越想越羞,秦若涵捏着小粉拳在空气中无声的挥舞了几下,好像这样就能把陈六合千刀万剐一般。 “混蛋王八蛋啊!!!”秦若涵无声咆哮着...... ...... 当陈六合蹬着破三轮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出头,昏暗的院子内除了早陈六合不久回来的沈清舞外,竟然还有一个女人。 气质卓绝、风姿卓越,即便是黑夜也无法遮掩她身上的美艳与魅力。 四目相对,陈六合的脸色瞬间黑了下去,而女人的脸色比陈六合更难看。 这一见面还没说话,就跟陈六合摩擦出火药味的女人,除了今天傍晚跟陈六合彻底结怨的秦墨浓,还能有谁? “呵,你很有胆魄啊,这算不算是送上门来自寻死路?”陈六合把三轮车放好,嗤笑的打量着秦墨浓。 这娘们美是真美,气质也是极佳,身上那种来自于书香门第的熏陶,分分种甩那些性感妖娆的都市丽人一百八十条街还有余。 “哼,我是来找清舞的,跟你有什么关系?今天的事情我不想再提了,只能说你的无耻程度成功刷新了我的三观。”秦墨浓没有好脸色,只是淡淡剜了陈六合一眼。 “你倒是会反咬一口,我还没说你的流氓程度刷新了我的三观呢,你是文化人怎么了?文化人就能卸磨杀驴不负责任了?我跟你说,你做都做了,别想赖账,今天必须要对我负责!”陈六合义正言辞。 听到陈六合的话,秦墨浓又是胸口一闷,无比恼怒的看着陈六合,觉得跟这个无耻的家伙已经没办法沟通了,句句话从他口中说出来,都充满了污秽。 ----------- 兄弟姐妹们,鲜花是免费的,只要累计消费了500逐浪币,就能赠送一朵,请大家给大红洒出来吧,现在有个活动,每累计50朵鲜花加更一张,累计5000打赏加更一章。目前鲜花已经累计了11朵了,还差39朵就可以加更!详情请看书评区,大家赶紧用鲜花砸死大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