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0章 救命稻草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1030章 救命稻草

魏海生慌乱无度的说道,一个求情电话打进来,竟然还被陈六合给骂了回去,这已经无法让他镇定了,把他心中那点唯一的希望都浇灭了! “我就是一个小人物啊,你跟我死究到底有什么意思?不会给你带去成就感的!”魏海生继续求饶道,那模样那姿态,看得都让人鄙夷作呕。 “别做梦了!在我陈六合面前,不是你魏海生说了算,不是你想玩就玩,不想玩就不玩的!”陈六合冷厉一笑。 就在两人说话的档口,包间外的人群散开,一名西装革履面容俊朗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他身躯挺拔步伐铿锵,看上去四十几岁的模样,脸上很有股身居高位的威严! 看到这个男子出现,面如死灰的兰井泉就像是瞬间活了过来一般,惊喜的喊道:“叔叔,救我,快点带我离开这里,送我去医院,我吃了好多玻璃,我会死的!我不想死!” 来人正是兰陵承的第二个儿子,兰文州,也是兰家一个极具代表性的人物,在兰陵承的几个儿女当中,称得上是出类拔萃,年仅四十五岁都不到的年纪,已经稳居杭城市头三把交椅,时任杭城副书记! 兰文州看到眼前的场景与鲜血淋漓的兰井泉,他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愤怒,只是用力的皱了皱眉头,但对眼前的一些,似乎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 他看都没看兰井泉一眼,直接把目光落在了大马金刀的陈六合身上道:“我亲自过来接人,这个交代应该够了吧?” “自然是够的!人你随时可以带走了!”陈六合笑着说道。 兰文州轻轻点了点头:“我们兰家做事从不会仗势欺人,一向都很讲道理,今天这件事情是井泉咎由自取,我们不会给予任何追究!这点你大可放心!” “正是因为兰家声名在外,所以兰井泉现在还能好好的跪在这里说话!面子是相互给的!”陈六合轻声说道。 看着不卑不亢的陈六合,兰文州挑了挑眉头,道:“以前只闻其名不见其人,今天算是见识到了,陈六合不愧是陈六合,年少成名并非偶然!” 陈六合只是报以轻笑,道:“先送兰井泉去医院吧,他的双腿脚筋断了,及时接上然后修养一段时间便不会有事!一个小时内把胃里的玻璃洗掉,不会有生命危险!” 说完这句话,陈六合看向包间外,对着几个保安招了招手,那几个保安连忙屁颠颠的跑了进来,陈六合吩咐道:“兰公子现在行动不便,你们几个帮衬着把兰公子送去医院!” “兰叔叔,别走,救救我,我是魏海生啊,京城魏家的人。”看到兰文州要带着兰井泉离开,就要只剩下魏海生一个了,魏海生更加的害怕了,对着兰文州呼救道。 兰文州面无表情的看了魏海生一眼,道:“京城魏家很厉害吗?很抱歉,跟我不熟!” 魏海生面容一震,连忙哭求道:“不熟?怎么会不熟呢?有过来往的啊,我爷爷认识兰陵承老爷子的,他们早年间还在一起喝过茶,有过交情!” “兰叔叔,你一定要救救我啊,不要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陈六合就是一个魔鬼!我不要待在这里,我不要面对他,他会杀了我的!”魏海生把兰文州当做了救命稻草,不断的哀求,那模样可谓是一个凄惨! “我去你吗的,魏海生,我草你祖宗十八代,差点把老子害死了,现在还敢不要脸的求我们兰家保你?你就该死,我巴不得你死无全尸!” 兰文州还没说话,被一名保安背起来的兰井泉就暴跳如雷的吼声骂道,他现在对魏海生,只有的满心的怨念,要不是这个王八蛋,他怎么会来招惹陈六合?怎么会吃尽了苦头落到现在这个几乎生不如死的下场? “井泉,你不要血口喷人,你也不能说这样的话啊,我们是朋友不是吗?你怎么可以见死不救?我保证,以后你去了京城,我一定好好招待你,我介绍郭少给你认识。” 魏海生慌张的说道:“郭少啊,郭子豪!郭家少爷,京城一线太子哥!” “滚你吗的!郭子豪很牛逼吗?那就让他来救你啊!到现在还想蛊惑老子,还想坑老子?”兰井泉怒火冲天,挣扎着想从保安的背上跳下来跟魏海生当场大战。 好在被两名保安死死拦着,他还是气不过的朝着魏海生的脸上吐了几口吐沫! 可见他心中对魏海生恨之入骨到了沈阳的一个地步! 即便他兰井泉再没脑子,可也知道陈六合是完全得罪不起的啊,这可是个能跟他爷爷正面对话的狠角色,是能跟他二叔正面对话的狠角色! 魏海生脸色煞白,都快要瘫软在第,他还是苦苦哀求:“救我......” 他的模样委实落魄与凄凉,让人都有点不忍直视的感觉,但是目睹了全部过程的人,却对他产生不了一丝半点的同情心与怜悯心! 有着的,只能是鄙夷与不屑,还有一种讥讽!因为他现在的惨状,全是他刚才的狂妄与嚣张所导致的,他刚才那种不可一世盛气凌人、乃至想把陈六合往死里整的姿态,现在还被众人历历在目呢! 沦落到这个惨境,能怪谁?只能怪他自己不长眼,找错了对手!这完全是他自作自受,是他不知死活、不自量力!是他自己没实力没本事!整一个自寻死路的煞笔! 可谓是活生生给大家上了一课,非常透彻的诠释了“不作死就不会死”这句话的真谛! 兰文州打断了还要暴怒大骂的兰井泉,他遥遥低睨着满身鲜血惨不忍睹的魏海生,他能感受到魏海生此刻的恐惧与绝望。 但他无动于衷,轻轻摇了摇头说道:“今天的事情我们心中都很清楚明白!井泉为什么会这样?是因为受到了你的唆使!他有勇无谋被你蛊惑,我们不与你计较,就当是让他受了一次惨痛的教训!” “但是!”兰文州沉声一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