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1章 秦若涵的请求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101章 秦若涵的请求

这个大小不到十平米的座位范围内,温度都在骤降,气氛更是诡异到了极点,好像有一股寒气在侵袭一样。 秦墨浓咬牙切齿着,仿佛银牙都快被咬碎了,她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被一个男人的三言两语就搞得名誉受损。 由于家世出身的问题,秦墨浓一直是个很洁身自好的女人,无论是在大学时期,亦或是在工作时期,都从来没有过有关于她的流言蜚语。 而身旁这个挨千刀的家伙,却是几句话就把自己说得那般不堪,别说是她这样的女人无法接受,换做谁,恐怕都无法接受吧。 秦墨浓有些无法淡定了。 而坐在对面的男青年,脸色也是无比的难看,扫向秦墨浓的眼神中,都多了一种厌恶与恼意,他就感觉自己被耍了一样。 秦墨浓哭笑不得,看来自己这次是被陈六合这个家伙黑定了,百口莫辩,跳进黄河恐怕也洗不清。 反观陈六合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把座间气氛搞得如此僵硬,却一点住嘴的觉悟也没有,他依旧大喇喇的说道:“还有啊哥们,你要真跟浓浓在一起了,你可得帮我好好照顾她,上个月她做了一次人流,身子骨虚着呢,要多买些补品给她补补身子。” 秦墨浓目瞪口呆的看着陈六合,她快要抓狂了,简直要疯了! 而男青年则是一口咖啡喷了出来,当场就拍案而起,愤然扯掉胸前的餐巾布,狠狠瞪了陈六合和秦墨浓一眼:“简直荒唐!” 说罢,他就愤然离去,陈六合赶忙在后面喊道:“哥们你怎么就这么走了呢?瞧你那小家子气的样子,唉唉,别忘了把账结一下,我可是身无分文啊。” 等那哥们走后,陈六合脸上才忽然露出吃痛的表情,赶忙把那只受伤的脚拿上来揉了揉,一边恼火的对秦墨浓道:“我说你这娘们学问挺高的,怎么这么没素质?我好心帮你解了围不说,你还恩将仇报,你真是活该倒霉。” 看着陈六合还敢厚颜无耻的先声夺人,敢反过来先质问她,秦墨浓心中的怒火再也压制不住,她端起桌上没喝完的半杯咖啡,直接就泼在了陈六合的脸上。 始料不及的陈六合被泼了个满脸,都有点懵逼了,紧接着陈六合就看到一只纤纤玉掌落在了自己的左脸颊上,响亮清脆。 陈六合愕然,他不但被这娘们泼了一脸咖啡,还被这娘们打了一记耳光? 还不等陈六合来得及说什么,秦墨浓就是站起身,直接把陈六合推下了凳子,她自己则拧着包包,面无表情的离开了座位。 “陈六合,你这个无耻之徒,你才做过人流!”说罢,秦墨浓踩着高跟鞋冲冲离去,她已经没脸在这个地方待下去了,也不想再看到陈六合了。 这辈子,她都没有因为一件事情这么气愤过,也没有这么失态过,可想而知,她今天被陈六合气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 跌坐在地下的陈六合傻眼的看着秦墨浓消失在餐厅门口,他哭笑不得抽出一张纸巾擦拭脸上的咖啡。 “不科学啊,这娘们看起来温柔贤良知性婉约的,性格怎么会这么火辣呢?难道自己刚才真的玩过火了?” 陈六合喃喃说道:“还大学校长呢,我看顶多小学文化,过程不重要结果才重要的浅显道理都不懂吗?以怨报德,太没素养。” 秦墨浓如果知道陈六合此刻的想法,估计会被直接气晕过去,她走在繁华热闹华灯初上的街道上,满心的委屈和羞愤久久不能消散。 她只感觉自己简直是太倒霉了,心中那口恶气怎么也散步出来,她暗自发誓,如果以后学校里的哪个老师教授再敢帮她胡乱介绍对象,她一定翻脸。 “不行,我一定要去清舞那里告他一状,有个这样的哥哥,简直是在给清舞的脸上抹黑。”秦墨浓打了辆车,绝尘而去。 ...... 陈六合可不知道秦墨浓这个号称华夏最年轻女校长的文化人还会做出打小报告这种掉身份没档次的事情。 他正在所有人的注目礼下,大喇喇的走出餐厅。 虽然这顿晚餐吃得起伏不迭,也无缘无故的被一个娘们收拾了一顿,但好歹省了一顿饭钱,陈六合还是较为满意的。 至于周围那些异样的目光,陈六合肯定是不会去在乎,还没脸没皮的对几个貌似女白领的年轻丽人抛了个自以为很有魅力的媚眼。 回到会所的时候,七点多钟,对于陈六合动不动就迟到旷班,大家都习以为常,在大厅和黄百万以及几个小保安打了半个小时的哈哈,陈六合又跑到二楼酒吧坐了半个多小时,当然,两杯免费的鸡尾酒是少不掉的。 八点十分,陈六合准时准点的走上了三楼健身房,果不其然,秦若涵正穿着紧贴皮肤的瑜伽服趴在地下做着瑜伽。 那凹凸的身段,那伸展到极致的双腿,无一不让陈六合心请舒畅。 对于陈六合的到来,秦若涵压根就没有丝毫奇怪,她瞪眼道:“又旷班,小心真的扣你工资。” “去处理了一些事情。”陈六合轻描淡写的说道。 秦若涵撇撇嘴,腹腰收缩,上身顺着右腿用力向下挤压,胸前两团波澜壮阔都在变换形状,看的陈六合直流口水。 “又是来散步了?”秦若涵冷笑问道,也不去看陈六合,专心致志的做着瑜伽。 “饭后运动,有助消化。”陈六合一本正经的说道。 “陈六合,你每天还真准时,下午三点晚上八点,你都雷打不动的散步到健身房,有那么好看吗?看得到又摸不着,有意思?”秦若涵嗤笑问道。 “看看又不要给钱,白看谁不看?”陈六合脱口而出,一下子就暴露了真实目的,但他厚颜无耻,也丝毫不觉难堪,反正这里除了他们两个当事人外,又没别人。 秦若涵没好气的瞪了陈六合一眼,但没纠缠这个话题,忽然问道:“正式点的西装你应该有吧?” 陈六合不明所以:“没有,那玩意穿着累人。” 秦若涵说道:“那你明天去置办一套吧,回头我跟你报销。” 陈六合惊奇:“什么情况?突然变得这么热心肠,肯定没安好心。” 秦若涵气急:“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龌蹉无耻啊?干什么事情都必须有目的性?你连散个步都没安好心,还好意思说别人?” 陈六合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耸耸肩道:“你不说因为什么事,我可懒得搭理你,别想着赶鸭子上架那一套,哥们可是个很有主见的人。” 顿了顿,秦若涵停下了瑜伽姿势,爬起身盘腿坐在地下,让陈六合好一阵遗憾。 “没什么,明天晚上有个酒会要去参加,你陪我去。”秦若涵说道。 闻言,陈六合差点没笑出来,打量着秦若涵道:“呵,就你还有酒会参加了?” 秦若涵愠怒:“为什么我就不能参加酒会了?你脑子可别想歪了,这是个很正式的酒会。” 陈六合不以为然道:“你去参加酒会,跟我有半毛钱关系?拽上我干嘛?” 秦若涵抹了抹额头的汗渍说道:“我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商业型酒会,这个就会对我来说非常重要,而且我也有很多东西不懂,所以想让你陪在身边,我心里能踏实些,至少不会那么胆怯。” 陈六合想也不想就拒绝道:“不去,我才没那个闲的蛋疼的工夫陪你去参加什么酒会,所谓酒会,无非就是一群虚伪的人找了个虚伪的借口聚在一起谈着虚伪的话题,还可能做出一些虚伪的事情。” “陈六合,你能不能正经一些。”秦若涵瞪着一双漂亮眸子。 “我很正经。”陈六合说道,看着秦若涵那置气的模样,陈六合又苦笑一声,道:“你参加的是商业聚会?拓展商业机会人脉资源的那种?” “嗯,这对我来说可能是个很好的机会,我必须把握住。”秦若涵说道。 陈六合失笑了一声:“我说你这个小娘们,会所不好好开,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干嘛?个子挺小,野心倒不小。” 秦若涵抿着嘴唇说道:“陈六合,是你跟我说过的,不想被别人欺负,只有把自己变得强大!显然,我现在的地位和资产还不足以让自己变得有实力,我不想再让那些发生过在我身上的悲惨事情再次发生!” “我要杜绝一切可能性!我被你一个人欺负就可以了,不想再让任何人来欺负我!”秦若涵十分倔强的看着陈六合。 陈六合眼神莫名的打量着秦若涵,没有去取笑,也没有说什么打击的话。 顿了几秒钟后,他道:“想做一个女强人,想让所有人都对你恭敬三分,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你的路还长着呢。” “我知道,所以,我才不能继续浪费时间了。”秦若涵握着粉拳说道。 点点头,陈六合没去否认,他问道:“什么层次的商业聚会?” “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是徐世荣介绍我去的,听说好像是江浙境内的一个中型商会,颇有实力,里面有很多来头不小实力雄厚的企业家。”秦若涵道。 ----- 说下以后的更新时间,在不爆发的情况下,每天两更,中午12点一更,下午3点一更!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加下读者群:611213735。或者加大红微信获取一手更新资讯,947921934(人多建群)

上一篇   第0100章 口无遮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