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0章 口无遮拦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100章 口无遮拦

作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出自书香门第的女人,秦墨浓自然是有着很高的家教与素养,在这样的公共场合当然不好对陈六合发飙。 她挤出一个强颜欢笑的表情,没有说话。 这时,坐在秦墨浓对面的青年男子开口问道:“墨浓,这位是?” “你还是叫我秦墨浓吧,我们还不太熟,叫我墨浓不太习惯。”秦墨浓先是不温不火的说了句,随后才介绍道:“这位是我一位学生的哥哥。” 陈六合好死不死的加了句:“我不光是别人的哥哥,墨浓每次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也喜欢叫我哥哥。”再配上那副耐人寻味的表情,绝了。 一句话,又让气氛变得无比尴尬,男青年的脸色也是一僵,秦墨浓就更别说的,俏脸都开始涨红,美眸中似乎都在跳着火星。 这一刻她都恨不得把陈六合大卸八块,她也开始无比懊悔,刚才怎么会脑袋一热,就跟这个家伙打招呼了呢?这样的人就应该视作臭狗屎,有多远离多远。 “呃......呵呵,你好你好。”男青年显然很有教养,还是干笑着和陈六合握了握手。 陈六合的内心世界都快笑开了花,这娘们还想让自己给她当挡箭牌?哥们什么时候做过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不好好玩一玩才怪呢。 顿了顿,陈六合厚颜无耻道:“兄弟,大家相见即是缘,我看你也一表人才仪表堂堂,一看就是个有钱人阔公子,当着墨浓的面,直说,这一顿谁请?” 青年男子表情不自然,似乎有些不习惯陈六合的对话方式,他干笑了两声道:“当然是我请。” 陈六合一拍桌子:“爽快,正好我刚点的东西也没结账,看在大家这么有缘分的份上,我就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 青年再次愕然,这家伙的套路有点深啊,不过秦墨浓在侧,他还是很绅士的点点头,温和道:“既然是秦小姐的朋友,大家又碰见了,自然也是我请。” 陈六合那叫一个喜笑颜开,指着青年,对秦墨浓说道:“看到没,我一眼就看出来这位兄台绝对是个青年才俊,这大手一挥的潇洒劲,我辈楷模啊。” 秦墨浓皮笑肉不笑的瞪着陈六合,美眸中的杀气都能把陈六合给活活瞪死,这家伙简直是无耻到了极点,完全没有下限,这么不要脸的话怎么也好意思说的出口啊? 秦墨浓必须承认,陈六合的出现完全刷新了她对人性的认识观,也越来越感觉到陈六合和沈清舞这两兄妹之间天囊之别的差距感,绝对不是一个妈生的。 秦墨浓在心中直接下了个定义!饶是她自律性很好,素养极高,此刻也快要有了忍不住暴走的冲动! 陈六合却是浑然不觉,他很有气势的大吼一声:“小二,哥们刚才点的东西全部作废,给我上最好的咖啡,来两杯,一杯漱口一杯暖胃,再给我来一份最贵的牛排,要从国外空运回来的那种,鱼子酱、鹅肝什么的,都上一点,钱不是问题!”这十足的底气,让旁人咋舌。 他们似乎记得,这家伙刚才点餐的时候不是这样啊,牛排都不敢点,来西餐厅就点了一份蛋炒饭,还有一杯不要钱的白开水。 这突然的转变,让人难以接受,判若两人啊。 及其霸气的大手一挥,把服务生赶走,陈六合这才对表情僵硬的男青年说道:“哥们,看你的穿着,凭你的身份,不会觉得我点贵了吧?” 男青年的眉头都在抽搐,别看他穿着得体,西装革履进口皮鞋,可他也仅仅是个中型公司的中层管理而已啊,年薪虽然有个小五十万的,可一顿饭要吃个三两千,还是禁不住有些肉疼。 “不会不会。”看了貌美不可方物的秦墨浓一眼,男青年还是忍下心中的肉痛,很温煦的说了声。 陈六合对秦墨浓感叹道:“看到没,浓浓,这才叫男人,出手大方识大体,你这找男人的水准越来越高了。” 浓浓?秦墨浓简直快疯了,放在桌下的纤纤玉掌都不自觉的捏成了粉拳,紧紧攥着,强忍着一拳揍在陈六合脸上的冲动。 连她最亲近的家人都从没来这样叫过她,陈六合竟然敢这样放肆! “陈六合,你有个分寸!”秦墨浓用洁白银牙挤出几个声音极小的字符。 陈六合丢了个隐晦的眼神给她,意思在说,你想让我来帮你解围,还不允许我沾点便宜了?天下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秦墨浓脸上挂着温婉笑容,狭长明亮的眸子微微眯着,笑的令人心旷神怡,而餐桌下,秦墨浓那丝袜美脚下的黑色细跟高跟鞋,已经狠狠的按在了陈六合的皮鞋上。 她一边用那细细的鞋跟在陈六合的脚上来回碾着,一边对男青年笑道:“别介意,我这朋友就是爱开玩笑。” 那种要命的疼痛,陈六合只感觉眼泪都要流下来了,这娘们也忒狠了,这是要谋财害命的节奏啊? 抽了几下,却没把脚抽出来,陈六合心中也有些恼了,温热的大手掌一下子就抓在了秦墨浓那光滑的丝袜大腿上。 一瞬间的触感,就如电流一点直接传递到陈六合的心中,让他心弦都随之一荡。 无论是光洁,还是细腻,亦或是弹性,都是上上之佳,再加上高档丝袜所带来的那种清凉滑嫩,陈六合只感觉体内的热血都开始升温。 而秦墨浓,在这一刻,身体直接僵住了,脸上的表情也是变得僵硬,她不可思议的看着陈六合,美眸中的怒火都在燃烧着。 她想不到,这家伙的胆子竟然大到了这种程度,如果不是有人在场,她连杀了陈六合的心都有! 秦墨浓的脸色一片冰冷,冰冷到陈六合都觉得一道寒气袭来,他愣了愣,发现脚掌上的高跟鞋被挪开了,他也就讪讪的收回了手掌,虽然满心不舍,但陈六合还是很有原则的一个人,太禽兽的事情,他做不来。 他发现,秦墨浓这个娘们似乎是真的生气了,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一语不发,就连陈六合都感觉到了一种无声的萧杀之气在他周身蔓延。 牛排送来了,陈六合喝了口咖啡,叉了块牛排,大口嚼着,一边对青年问道:“哥们,你们这是什么情况?相亲还是约会?别人介绍的还是在网上约-炮的?” 秦墨浓微微侧目,杀气凛然,就连男青年也是错愕:“约-炮?” “呃......口误口误,约见约见。”陈六合讪笑改口。 “哦,我们是经人介绍的,今天是第一次见面。”男青年说道。 陈六合的嘴巴没闲着,一边吃填着肚子一边含糊不清道:“哥们,我很佩服你的勇气啊,你知道我们家浓浓是什么职业吗?她可是高等学府的大学教授,见识广,心气高。” 不等对方说话,陈六合大喇喇的把脚架在了凳子上,继续道:“思想高度我就不说了,就说这物资高度吧,一般人根本就承受不起。” “我了解我了解,我应该有这个能力。”男青年说道,试问谁在秦墨浓这样的绝美女人面前,也不会认怂啊。 陈六合反手拿餐刀,切了快牛排丢进嘴里,摇头道:“你知道个屁啊,你不知道。”顿了顿,他道:“旁的我就不说了,就说我们家浓浓的内衣吧,那都是要高档货的,一套情趣的下来,布料还没我的袜子多,都得要个三五千的。” “而且她对内衣的要求特别严苛,每天都要穿不同款式的,没有个三五十套根本下不来,这就得小几十万大洋了。”陈六合口无遮拦的说道。 闻言,秦墨浓和男青年两人皆是呆滞住了,紧接着,男青年的脸色也是沉了下去。 而秦墨浓就更不用说,心中的火都快烧到头顶了,她发誓,她从来都没有这么讨厌过一个人,讨厌到让她都恨不得用高跟鞋去抽对方的嘴脸。 情趣内衣?她承认她也有,可根本就没有这家伙说的这么夸张好吧?什么每天不同的款式,没有三五十套下不来?她有那么变态吗? 这个家伙胡诌就胡诌,却还有理有据说的这么详细! 最主要的是,一个女人最私密的物件却被一个男人知道的这么清楚,那会让别人怎么以为? 大家都不是傻子,陈六合想表达的主要核心是什么一听就清楚,这家伙不就是在变相告诉所有人,她和他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不正当关系吗? 秦墨浓的肺都快气炸了,她发誓,如果她手里握着一把刀,真的会忍不住往陈六合这个无耻之徒的心口扎去。 这种挨千刀的家伙,就不该活在这个世界上! 她从小到大,从来没遇到过像陈六合这样无耻的人,也从来没人敢在她面前这么口无遮拦轻佻出格! ---------- 第一更到,第二更在下午四点左右更新,并且会说明以后的更新固定时间,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