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1章 胆大包天者!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1011章 胆大包天者!

这一脚的劲道十足,把对方踹得双腿离地,重重的飞了出去,狠狠的砸在地面上。 “六子......”秦若涵轻声唤了一句,这个男人出现的瞬间,她那颗慌乱的心,瞬间就变得踏实了下来,不管这几个面生的客人有多猖狂,她知道,只要有陈六合在场,她一定不会有事! 不过,唯一让她心悸的就是,她又看到了陈六合这种恐怖的状态,仿佛像是一头洪荒猛兽,张嘴就要吃人一般,这种状态下的陈六合,无疑是神鬼莫近的,非常可怕! “放心,没事了!其他的事情交给我!”陈六合挤出一个笑容,对秦若涵说道。 旋即,他便转过头,跨步上前,来到那名被自己踹到在地的青年身前,没有任何的废话,拽着对方的头发,把他生生拖了回来。 从桌台上操起一瓶刚刚开好的红酒,毫不犹豫的直接砸在了对方的脑袋上,酒瓶破碎,酒水四溢,青年的脑袋上直接崩出了一道狰狞的裂痕,血水喷涌不止! 这一幕,看得所有人心中发寒,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但陈六合并没有就此罢休,他把对方的头发拽起来,双目盯着对方那满是鲜血的面孔,道:“刚才是哪只手抓我的女人?” “我去你吗的,连我都敢打,你死定了!”青年好很有脾气,这个时候都不认怂,对着陈六合怒声吼骂道,在江浙地区,还是第一次有人敢开他的瓢! “不过是吧?很好!”陈六合面无表情的点点头,抓着对方的脑袋在桌沿上狠狠撞击了一下,青年头晕眼花,都快昏厥过去了。 陈六合抓着他的右掌,按在了地面上,青年拼命挣扎:“我草你吗,你想干什么?放手!老子让你松开!” 陈六合无动于衷,从桌上拿起了一个钢化玻璃的精美装饰品,是实心的,很有份量! 他扬起手,照着对方的手掌就狠狠砸了下去,仅仅一下,就让青年的手背血肉模糊,骨头都被砸裂了。 青年的口中传出了杀猪般的嚎叫声,响彻在整个包间内,听得让人毛骨悚然,心脏都在不断的抽搐,只感觉一股寒气从脚底蔓延而起,随后袭遍全身。 连续砸了五六下,青年的手掌已经惨不忍睹,一片破烂,皮开肉绽流血不止,甚至都能看到皮肉下的森森白骨,可见陈六合的下手之狠! 毫无疑问,青年的这只手掌基本上已经废了,就算能治好,也绝不可能恢复如初! 做完这一切,陈六合的脸上毫无波澜,他依然没有打算就这样放过对方,又把青年的左手按在了地下。 青年这一下是真的怕了,脸上挂满了恐惧的色彩,嘶喊道:“我刚才用的是右手!我草你吗,够了!” “现在才说?已经晚了!”陈六合根本不给任何回旋的余地,砸下手中的实心玻璃装饰品,和方才的举动一样,如法炮制,让得青年的左手也沦落到右手一样的惨境。 青年趴在地下,声音都喊得嘶哑,他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可想而知承受了多大的痛苦!那血肉模糊惨绝人寰的双掌,让人看之都会头皮发麻,太血腥! 陈六合却是无动于衷,他拽着青年的头发,把青年硬生生的提了起来:“你狗胆很大,连我的女人都敢碰!你今天是不是想死在这里?” “我去你吗,你给我等着,今天这个仇,我一定要报!老子会弄死你!老子不光敢碰她,老子还要睡了她,操~死她!”青年面目狰狞的说道,不知道是痛苦还是怨毒。 “胆色很不错,难怪敢跑到这里来生事,是不是觉得我不敢对你怎么样?”陈六合眯着眼睛问道。 “有本事你就弄死我!我真不相信你敢弄死我!老子借你一百个狗胆!”在这种情况下,青年一点也没有惧怕陈六合,这个青年不是个疯子,就一定是个来头非常大的狂人! “是吗?如你所愿!”陈六合手掌探出,掐住了对方的脖颈,大拇指按在对刚的喉结上,猛的一用力,青年就脸色发紫,眼球暴睁,在窒息! “啪啪啪啪!”徒然间,一连串鼓掌的声音传出,陈六合转头看去,鼓掌的是坐在沙发上两名青年中的其中一人。 有心人能注意到,从陈六合突然闯进来开始,到对青年残虐,直到现在,这两个青年始终都是气定神闲的坐在沙发上,毫不为所动,甚至连一丝惊惧都没出现过。 “陈六合,你真厉害,你真够胆!你要是敢杀了他,我更加要把你佩服的五体投地!”这名青年笑吟吟的说道:“你知道他是谁吗?省委大院走出来的人!他的爷爷虽然没在江浙九人团里面,但已经无限接近!想想今晚的事情会给你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闻言,围在包间外的那些人禁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连秦若涵都是变了变颜色! 无限接近江浙九人团的人,那该是多么大的来头背景和身份?绝不是他们这些小老百姓能够想像的! 听到这话,陈六合并没有表现出什么诧异的神情,反倒是眯了眯眼睛,盯着沙发上那两名青年,道:“知道我的名字?很显然,你们今天是冲着我来的咯?” “呵呵,你还算聪明!”青年风轻云淡的说道,晃了晃杯中红酒,轻轻抿了一口,才说道:“我们只是来看看,被称为第一狂人的陈六合,到底是不是三头六臂罢了!” 陈六合松开了青年,他打量着沙发上的两人,开口道:“看着他挨揍,你们还能坐得住,并且这么淡定自若,这说明一个问题,你们的来头肯定比他要大!我说的没错?” “算你猜对了!”青年满脸笑容的说道,丝毫没有剑拔弩张的意思。 陈六合轻轻点了点头:“我也懒得问你们有什么来头!但你们既然来这里找我的麻烦,那就应该做好了承担风险的准备!说说看,有什么道道,给我画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