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1章 无法无天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1001章 无法无天

“其实一切都没有错,他们的手段堪称天衣无缝了,唯一做错的就是,他们找错了对手!”陈六合笑吟吟的说道:“这次我的冒险并非又有意义啊,至少我知道了卢啸塚背后的能量,除了方崇宇之外,还隐藏着不少人啊!” “何止?连省委都有卢啸塚的人,只不过这次事情闹得太没道理,没有人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助纣为虐罢了!”李书厚说道。 “也好!这次我的想法也很简单,能逮住几条鱼就是几条鱼!我要让卢啸塚伤筋动骨,我要让他心在滴血,我要让他在整个江浙地区,接二连三的颜面扫地!” 说着话,陈六合咧嘴笑了起来:“这次我就要放出我曾经在京城经常说过的话!” “什么话?”李书厚好奇的问道。 “跟天斗跟地斗,莫跟我陈六合斗!”陈六合一字一顿的说道。 两人都被震住了,怔怔几秒,李书厚失笑的摇摇头:“真是个猖狂的小兔崽子!不过你也不要太过得意忘形,凡事要懂得拿捏分寸适可而止,闹得太凶就牵动太大,总是会引起诸多不满!毕竟谁都不愿意一方土地发生太大动荡!” “放心,我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也没想过钓出太大的鱼来,大鱼我也钓不动,一个不好还可能把我自己给拽进河里!”陈六合缓缓说道。 “你明白就好!”李书厚点点头,又问道:“你现在已经可以随时离开了,你打算怎么做?走还是不走?” “走?不用着急!请神容易送神难!这件事情不能得出一个让我满意的交代来,我是不会轻易离开的!”陈六合笑着说道。 “猜到了!好吧!你自己看着办!这个案件会由吴志军亲自督办,我们省里也会时刻关注!相信没人敢再玩出什么幺蛾子了!”李书厚说道。 “有心了!”陈六合感谢道。 “我们的队伍里出现在这种败类,该说抱歉的是我们才对!”李书厚笑了笑,旋即没待多久就离开了。 这次的事件,可谓是一波三折,其中过程就犹如过山车一样的巨大起伏,惊心动魄,但在沈清舞的妙手生花之下,一切基本上都尘埃落定。 卢啸塚等利益集团,再也找不到翻盘的理由,他们现在剩下的,只有惶惶不安人人自危,生怕被徐磊咬出来。 很多事情都是这样,一根线,往往牵扯到了很多事很多人,这就是所谓的拔起萝卜带着泥! 徐磊知道的事情虽然不多,但他至少可以把方崇宇给咬出来,一旦方崇宇出现了意外,那么事情的严重性就可想而知了! 徐磊正在接受严密的审讯,由吴志军亲自上阵,而方崇宇则是在暗中极力周璇,动用了许多关系网和手段想要为徐磊争取一线生机! 但这个案件已经在省里的关注下,他即便想做什么,也无法放得开手脚,瞻前顾后畏首畏尾之下,注定了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成果。 事实也证明,徐磊事件已经有些无力回天了! 最后还是卢啸塚给出了一个办法和结论,把徐磊当做弃子,如果救不出,就直接把这根线切断!决不能让徐磊把影响范围扩散出来,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于是,下午的时候,在市局内竟然出现了一桩让所有人震惊的谋杀未遂的案件,做出这件胆大包天事情的人,是一个乔装成保洁的中年男子。 他在审讯稍歇的间隙,给审讯室内送水,递给徐磊的那杯水中,被投了能让人分分钟死亡的剧毒! 好在这一切,都被无比机警的刘启明发现,因为他发现了这个保洁很面生,以前从没见过,而且保洁会主动送茶水进入审讯室的事情,还是第一次发生。 所以他事先感觉到了不对劲,把茶水拦截下来,并且让人盘问这名保洁,果然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被随便一吓,保洁就露出了马脚,原形毕露,被民警当场缉拿。 随后也在那杯茶水里,化验出了一种能致命的剧毒物质! 这则事件,无疑是令人愤恨与震惊的,气得刘启明火冒三丈,吴志军也是大发雷霆! 只能用几个词语来形容主使者的恶劣行径,猖狂、嚣张、跋扈、无法无天! “恶劣,简直太恶劣了!”刘启明把这件事情告诉了陈六合,愤懑到了极点,就差拍着桌子破口大骂了! 陈六合倒显得尤为淡定,道:“这些不都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吗?有什么好生气的?对方越是想要在这件事情上做手脚,越是不想让徐磊活下去,就证明徐磊心中藏着致命的秘密!这对我们来说,不见得是什么坏事啊!起码证实了徐磊还是很有价值的!” “这件事情还要多亏了你的提醒,要不是你猜测对方很可能会狗急跳墙的丢车保帅,让我多了个心眼,恐怕我还真的会掉以轻心疏忽了某些细节!” 刘启明深深呼出一口气说道:“如果真让徐磊被谋杀在审讯室内,那我们市局的脸就要被丢尽了,只会沦为笑柄,我都逃脱不了罪责,会让那些为非作歹的人更加猖獗无度!” “保不住就杀,想把这根线切断可没那么容易!” 陈六合从刘启明那里接过一根香烟,点燃,吸了口,烟雾缭绕笑意然然道:“这件事情对我们来说,绝对是件好事,会直接冲垮徐磊的心里防线,能让他清楚,他舍身要保的人,都是些什么货色!” 陈六合冷笑着:“那些人不光不会救他,而且还想让他永远闭嘴,因为死人的嘴巴才是最严实的!他已经成为了弃子!” 刘启明接过话茬道:“一个人在如此绝望的情况下,一定会心生怨念!也是心里防线最脆弱最容易动摇的时候!” “没错!都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了,还有什么好监守的?”陈六合说道。 “你自己先待着,我立即过去,跟吴厅长一起趁热打铁,一定要从徐磊身上找到突破口,于公于私,我也决不允许方崇宇那种败类继续逍遥法外!”刘启明掐灭香烟,起身就向审讯室外冲冲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