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96章 死到临头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996章 死到临头

闻言,刘启明的脸色惊疑不定,沈清舞他是知道的,并且有过一定的了解,不敢说了解有多深,但起码知道那是一个非常惊奇的女孩。 “很难想像,你这种也会把所有希望寄托在别人的身上?”刘启明说道。 “因为她是沈清舞啊!”陈六合用一句简单的话来回应,却字字重过千斤! “但愿一切都如你所想的那样吧!”刘启明声音沉重的说道:“他们现在已经展开了行动,相信对你有力的那些证据,已经被全部销毁与颠倒!这是明目张胆的用强权压你!想要翻盘,难如登天啊!” “眼下的严峻情况我如何不懂?倒是你,在这个节骨眼上还进来跟我说这些,你的胆识让我高看三分!不管怎么说,这个情我得急着!”陈六合道。 “别说这些没用的了!我能做的,也就只是这些!”刘启明不以为然的说道。 就在两人谈话的档口,审讯室的门再次被人推开,徐磊面目森冷一马当先的走了进来,他脸上挂满了冷笑和凌人盛气,把一张口供纸拍在了桌面上,对陈六合冷厉道: “陈六合,你是不是还等着被无罪释放?告诉你,你这次一定完了!刘局所找到的证据,全都被我们重新的严谨彻查过,全都是伪证,被全部推翻!一项都不能成立!你还妄想用这种颠倒是非黑白的手段为自己洗脱罪名?痴人说梦!” 徐磊义正言辞的喝道:“看到这是什么没有?这是昨晚在场所有人的证词,全都是亲手画押的,坐实了你杀人的凶恶罪名!包括了陆顺平家属的画押!你完了!” 听到这话,陈六合失笑了起来,笑得是那么灿烂,他用一种足以让人毛骨悚然的眼神看着徐磊,道:“真是正气凛然啊!徐局长,这反咬一口的本事果真厉害!你们在背地里做的那些恶心事情,别以为真的可以瞒天过海!还是那句话,你们做不到只手遮天!” “哼!陈六合,现在已经证据确凿,你胡搅蛮缠也是于事无补!你等着挨枪子吧!”徐磊冷厉的笑道。 “送你一句话!朗朗乾坤之下,岂容的你们这些阴险小人胡作非为?”陈六合不屑道。 这时,门口突然传来一道声音:“说的好,朗朗乾坤岂容小人胡作非为?对待你这种杀人犯,就该用最严厉的刑法来处决!陈六合,这是你自作孽!” 方崇宇走进了审讯室,他竟然亲临现场,可见,对这件事情的重视性:“你还妄想用一些非常手段来帮自己翻身吗?简直愚昧无知,殊不知铁法无情!容不得你这种宵小作祟!” 陈六合的眼睛微微一眯,盯着方崇宇道:“你这条狗做的是真衷心啊!龇牙咧嘴的,真是让人厌恶!卢啸塚到底给了你多少好处?值得你们去这样为他卖力?” “都这个时候了,就不要在那里胡言乱语!从现在开始,由我代表政~府来亲自督促你的案件!直到你伏法为止!” 方崇宇说道:“我倒要看看,你还能玩出什么花招不成,是不是能把死的变成活的!” “你算得上是我见过最不要脸的人之一了!我承认,你们这次的手段很强,但手法真的称不上高明!不过你们现在就想把事情盖棺定论,还为时过早了!能笑到最后再说吧!” 陈六合声音冰冷的说道:“想把我置于死地,那你们就得拿出天大的本事!你们有吗?” “哼,虚张声势!我除了说你一声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已经无法形容你的恶劣秉性!你这种人,法律绝不会纵容,必定要遭受最严厉的处决!”方崇宇满脸的浩然正气。 “该死的是你们!而不是我!”陈六合冷厉的说道。 “那就看看,到底是谁死!”方崇宇冷笑着说道。 “方崇宇,你够了!一切按法律依据说话,不要继续咄咄逼人!杀人不过头点地!”刘启明听不下去了,怒声而起。 方崇宇凝了凝眼睛,对刘启明道:“刘局,我觉得你年岁过高,再加上疾病缠身,是不是脑子已经不那么清明了?请你想清楚你现在是在跟谁说话,用的是什么语气和态度!” “方崇宇,收起你那副让人恶心的嘴脸!你们所作所为让我觉得恶心!与你们这些人为伍,我都觉得羞耻!即便这个局长做不成也罢,你们会遭到报应的!”刘启明声色俱厉。 方崇宇脸色无比难看,怒斥道:“刘启明,我看你这个局长真是当到头了!简直不明觉厉,你难不成想跟着陈六合这个杀人凶犯同流合污?这个时候还要跟他沆瀣一气?” “别给我扣帽子!陈六合可比你们可爱多了!”刘启明撕破脸皮说道,他一直是个刚正不阿的人,这也是为什么他当了这么多年的局长,还始终没更上一步的原因! “刘局,别跟这些无耻到令人作呕的人废话了!” 陈六合顿了顿,又看向方崇宇道:“既然你们已经认定了我的罪行,也掌控了所谓的确凿证据,那就该干嘛干嘛吧,我陪你们玩到底!就让咱们瞪大了眼睛看清楚,到最后是谁玩不起!” “对待你这种恶行累累的人,我看送庭受审这一个环节都可以免除了,直接死刑枪决!”方崇宇厉声道。 “好!我等着你毙我!但你记住了,这次玩不死我,你们全都给我等死!”陈六合一脸沉冷的怒容,眼中寒芒四溢。 “把这个杀人犯给我押下去,等着处决命令!”徐磊大手一摆的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一个民警慌慌张张的从外面跑了进来,急冲冲的差点撞在了方崇宇的身上,让得方崇宇脸色一凝,道:“干什么?冒冒失失的,有什么事?” “方秘书长,局长,那个......李书记来了!就在楼下,马上到!”民警道。 “李书记?哪个李书记?我怎么不知道杭城机构内有哪个李书记?”方崇宇皱眉说道。